教聯報

  檢討通識科,毋須必修(黃錦良)

小學校長、教聯會主席黃錦良

早前網絡上流傳一份中四級通識科試卷, 當中以「七警案」及隨後的警員大會擬題, 被各方質疑引用的報章資料失實偏頗, 提問亦有引導性, 具有既定的政治立場, 更涉嫌有仇警成分, 引起掀然大波。 該試卷列出兩則報章新聞, 其中提到集會未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警員批評法院裁決不公, 以及展示有侮辱法官字眼的標語; 在問題部分要求學生解釋「警察的集會如何違反香港法治精神」。

 

事後, 香港警察員佐級協會回應指, 試卷引述的資料與事實不符, 警員大會未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指控不當, 因活動屬內部會員大會, 並非公眾集會, 根本不受《公安條例》規管。 至於「侮辱法官字眼的標語」, 雖然曾在其他市民集會中出現, 但與當晚警員大會無關。 此外, 多名資深通識科老師分析指, 題目問「如何」違反香港法治精神, 早有預設立場, 引導學生批評警員聚會, 變相限制學生作答空間, 完全違反了持平客觀的準則。

 

取消通識科之必修必考

 

對於今次的通識科試卷風波, 筆者感到遺憾, 但相信僅屬個別事件, 絕大部分通識科老師也是專業的。 希望前線老師以此為鑑, 日後設計題目時注意遣詞用字, 保持中立和客觀, 引述的資料亦須以事實為依歸, 包含不同持分者的觀點, 令題目更為持平, 以免影響社會對通識科的印象。

 

根據教育局的課程文件, 通識科的宗旨是幫助學生擴闊知識面, 加深對事物的理解, 從而培養學生成為具備批判思考、 反思能力和獨立思考的人。 通識科的設計原意雖好, 卻在執行上出現不少問題, 這些年來爭議不斷。 這科教學以議題為本, 重視探究和師生互動, 教師靈活選取生活事件作題材, 但問題在於, 由於沒有統一的教材, 教師需要自行搜集及編訂, 在取材上或有機會出現偏誤, 情況並不理想。 與此同時, 學生亦感到難以掌握, 無所適從, 面對沉重的學習壓力。

 

事實上, 現時通識科作為必修、 必考的科目, 師生疲於應付公開考試, 加上在課時緊迫的情況下, 或會側重某些單元, 未能提供足夠空間讓學生討論, 有違當初科目設計的原意。 因此, 政府是時候全面檢討通識科, 從教材、 課程內容、 考評及資源人手等各方面, 改善現行科目的不足之處。

 

與此同時, 當局應著手啟動高中課程架構的全面檢討, 重新檢視高中四科核心及各選修科目的配置和比重。 其中一個方向是, 建議保留中、 英、 數三個核心科目, 通識科由必修改為選修, 學生選修增至三科或以上, 以釋放高中學生選修學科的空間。 另一個方向是, 將通識科改為不必應考的學科, 當應付公開試的壓力得以消除, 教師在教學上自能更加得心應手, 亦能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和成效。

 

另一方面, 在新高中學制下, 高中各科課程內容廣而深, 加上校本評核的要求, 師生不勝負荷。 相較於舊學制, 現時學生選修科目的空間大不如前, 導致涉獵的知識面卻較為狹窄; 加上高中學生人口不斷下降, 部份人文學科的選修人數銳減, 正面臨「亡科」的危機。

 

(2017年6月8日,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