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香港教改的「黃宗羲定律」(鄧飛)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明末清初思想家黃宗羲,在研究歷代王朝農民賦稅政策時發現,每個王朝每一次減免農民賦稅的改革,最後結果都變成農民賦稅先減而後加,而且加得比改革之前更高的賦稅壓力。黃宗羲稱之為「積累莫返之害」,當代學者乾脆稱之為「黃宗羲定律」。

大約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末,全球包括香港、台灣、日本和內地,都相繼颳起了教育改革風潮。隨着全球化競爭壓力的加劇和社會的變遷,一方面僱主和家長對教育質量和學生素質的期望是比以往有所提高,舊學制之下那種填鴨式教、考試壓倒一切的模式,已經不能滿足各方的要求,統一的學科筆試之外的教育元素,例如體藝興趣活動、校本評估、專題研習,乃至生涯規劃、其他學習經歷等等教育改革項目,可謂接踵而來。
 
而另一方面,隨着香港本身的社會發展,核心家庭成為家庭模式的主流,一對夫婦不再如以往那樣多生孩子,一個起、兩個止已經夠數,家長望子女成龍的期望自然比以前更高,但同時亦比以往的父母更重視親子關係,更希望孩子愉快成長。於是乎,多元教育的元素和愉快學習的期望取代以往單純講求應試的教育,變成應試之外的新的教育內容,變成家長和學生新的壓力源頭。簡而言之,淡化應試教育,但學生負擔不減反增。以前應試決定一切,學生只須拚考試。現在應試之外講求多元學習,結果拚考試+N種課外活動。
 
同時,這種減壓改革帶來增壓結果的「黃宗羲定律」,今天亦都發生在香港特區的教師的層面。有業界的調查顯示,八成小學教師每周工作超過51小時,高於《國際勞工權利公約》每周工作不超過48小時的規定,超過八成半的老師感覺工作壓力巨大。其實根據以往各項調查顯示,中學老師的工作壓力也是不遑多讓。另一方面,從去年九月開學至,已經有超過20宗學生自殺悲劇個案發生,當中大部分顯示與學習壓力有關。在二千年初推行教育改革的其中一個重要理念,就是減輕學生的應試學習負擔,從而達到愉快學習。同時,為了銜接新學制和紓緩因人口出生率下降所帶來的學生不足,政府亦自教改以來一直將教育開支列入最大比例的政府支出,事實上中小學的師生比例亦有所降低。但為何時至今日,無論老師和同學仍然感到學與教的壓力巨大,甚至有不少資深老師認為壓力甚於教改前的舊學制呢?
 
如果一場教改是把老師、家長、學生都弄得不勝負荷的話,怎麼說這個教育政策都是存在問題的。特區政府換屆在即,是時候全面檢討一下特區教育應該何去何從了。
 
(大公報  2017年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