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職業教育的實習應向大灣區拓展(鄧飛)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根據特區政府的教育政策,香港大約有百分之二十的適齡學生能夠升讀政府資助大學學士學位課程,餘下百分之八十左右的適齡學生,分別就讀自資大學學士學位課程(通俗講就是私立大學)、副學士課程(非職業技能課程佔六成以上)、高級文憑課程(職業技能課程佔六成以上),以及到境外留學(海外、內地、台灣等)和極少量出來社會就業。
如果說,社會的進步更多取決於前百分之二十相對精英的學生之未來成就,那麼社會的穩定就更多取決於後百分之八十學生的個人發展機會了。這麼說好像是唯學歷論,總有讀書不那麼成功的人走上輝煌的成功道路,繼而對社會發展產生巨大影響的。這裏只是講一般的趨勢,不討論個別例外個案,在當今知識爆炸的年代,不管喜歡不喜歡,教育精英化、產業化的確是愈來愈拉開同齡學生在升學就業個人發展上的鴻溝。因此,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該在教育上同時做到既能讓能力相對較強的青年學生精益求精,又能讓學力相對平凡甚至滯後的同學找到出路,簡單講就是各得其所,方是因材施教的終極效果。
 
倡副學士改高級文憑
 
那百分之二十的入讀公立學位課程的同學,就不用我再多言了,給片雲就能下雨。筆者的重點在另外百分之八十的同學,目前最為人詬病的,莫過於副學士課程,往上面比,比「學士」多了個「副」字,不易得到廣大僱主的優先聘用考慮;往平行比,又沒有高級文憑課程那種職業技能教育的優勢。後者不管怎麼樣,畢業之後起碼有一技之長。至於前者,筆者親耳聽到幾位同學自嘲「百無一用」,作為教育工作者,為之心酸而沉重。因此,筆者一直強烈呼籲,漸次把副學士課程改變為高級文憑課程,好歹讓同學們有些基本的職業技能,何況無論是副學士抑或高級文憑,目前就讀期間依然可以透過累積成績和學分而升上大學學位課程,不會因為就讀了職業教育,就從此斷了入大學的機會。
 
另外,目前的高級文憑課程,分成政府資助和自資兩類,也就是俗話講的公立和私立(公立的說法不確切的,姑且一用)。其中政府資助的主要集中在職業訓練局及其屬下機構,2016-17學年有69個課程之多,從食品製作到機械工程都有。而自資的分布在各大院校所辦的社區學院等機構,2016-17年度更有174個課程之多!目前據說林鄭準備用學券制的方法,資助同學入讀自資院校的課程,這是一個紓緩同學學費壓力和優化院校良性競爭的好辦法,值得支持。但是,如果從本文開頭所提及的「社會進步」和「社會穩定」的戰略角度考慮,光是加大投資還是不夠的。
 
筆者在四月七日的本欄目文章曾經提到,目前香港的職業教育不無隱憂,因為香港經濟結構欠缺多元化,各行業行頭不足,造成不少職業教育同學在畢業之後,其實找不到與自己所學對應的成熟行業工作,找到的也未必有足以促進畢業同學向上流動機會的行業成熟程度或者行業發展前景。沒有汽車工業的香港,如何能為修讀汽車工程高級文憑的同學提供足夠發展機會?
 
因此,筆者主張,充分利用國家推動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機會,這個龐大的計劃包含了加快區內教育相互認證的內容,那就適逢其機,不光是促進在大學本科╱學士以上程度的專業資格認證,那是頭百分之二十學生的範疇,更要加大區內職業教育資格之間的認證,那才是百分之八十學生的事(實際上沒有這麼高比例,要扣除到境外升學的)。而資格認證工作,應該從大力提升兩地同學到區內實習的機會開始。香港的汽車工業不成熟,難以提供更廣闊的實習機會,但如果放到整個大灣區來實習,就根本不成問題了。兩地青年學生的交流學習,又豈止歷史文化考察之類的項目!
 
(大公報   2017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