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回歸20年香港教育的回顧與前瞻--政府須帶頭梳理教育問題(黃均瑜)

20年前,香港回歸祖國,特區政府一改英治時期對教育愛理不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策略,推行一系列舖天蓋地的改革。這些改革著實改變了香港教育的生態,也帶來不斷的質疑和抱怨,特別是經歷了「反國教」及「佔中」,發現特區教育下的學生竟成了主力,這不免令人感到失望,質疑是不是教育出了問題。

回顧過去廿年,香港教育在各方面都取得很大的進展。教育經費由97年的373億到2017年的786億,增幅不少。免費教育由9年增加至15年;大學由3年改為4年,大學生增加了三份之一;中學教育由5年增至6年;小學由半日制全部改為全日制;全覆蓋的校舍改善工程;擴充了副學士課程,讓超過百分之七十中學畢業生可以繼續升學;教師專業發展方面亦做到全面學位化及專業培訓;改革考試評核制度和設立了50億元的優質教育基金等等。這些都是大工程,大成就,應該肯定。

這些大工程下來,香港的教育已產生了質的變化。以小學為例,由半年日制改為全日制,師生的作息時間、教與學的節奏、課外活動與及教職員工的工作量,已是不可同日而語。中學方面,舊制度存在兩層淘汰機制:大部分學校初中升高中會由5班變為4班,然後中五升預科則再由4班變2班;學制改革後,全部學校中一至中六再沒淘汰,一個都不能少!再加上家長和學生升讀大學的期望亦因此而大增,但入大學的門檻卻沒有降低,學校和老師拔尖保底的壓力之大增,非外人所能想像。

可惜的是,政府並沒有因應這生態的變化而重新規劃人力資源的配置,只是沿用舊有的方程式小修小補,因此而產生了壓力和怨言。資源配置沒有跟上改革的另一例子是,一方面政府要求教師全面學位化,但另方面在中小學卻未能提供足夠的學位教師職級,到今天還是有百分之十五中學教師及百分之三十五小學教師雖然擁有大學學士學位,郤是是未能擁有學位教師的職級,造成了同工不同酬的現象,教師能沒怨氣嗎?

回顧過去廿年,教育改革最大的短板可能是課程。最為人所垢病的就是在新高中課程引入了通識教育這一科。這一科的設計因為不重內容只重議題,很容易就變成了政治科,給一些激進的老師留下了很大的空間,也造就了學生自我張揚,挑戰權威的傾向。這些批評都不是無的放矢的。

但如果從專業的角度來審視,課程還有更多更大的問題。其一是高中總的課程設置重文輕理,4科必修科中,3科是語文。20年後的今天才開始再強調數理及科技的學習,但如果在課時上不作出調整,恐怕也是枉然。其二是課程的碎片化。原因是受到社會民粹氣氛的影響,在眾人的主催下捨難取易,忽略了課程的系統性,令到學科知識支離破碎。其三是過度強調社會化。通識科的政治化與此也有關係,其後果也加深了課程的碎片化。幾個因素的叠加,令學生欠缺了系統的理性和邏輯訓練,容易流於表面及情緒,降低了他們受煽動的難度,幾個煽情的名詞便可以動員。

展望未來,為今之計首先是盡快進行全面檢討,因應教學生態變化而作出人力資源的配置,以穩定教師隊伍及減少怨氣。其次是以專業領航,凝聚共識的方法全面檢視包括中國歷史科在內的各個課程,讓學生都能成為文理兼備,學貫中西的年輕人。

最後,適當地加強對學生有關「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教育,特別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地位與及中央和特區的關係等,也是應有之義! 總括而言,香港回歸祖國20年,在教育上的而且確取得了很大的進展和成就,這是全體教育工作者的辛勞成果。但與此同時,也留下了不少問題,這些問題不是個別學校以校本的方式所能解決的,著實需要政府帶頭疏理解決,教育局是責無旁貸的!

(商報 2017年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