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一個小學校長的國歌情(之三)(黃錦良)

教聯會主席、小學校長黃錦良

 

如前所述,香港在中小學升國旗、唱國歌,本來就是人之常情;香港即將訂立的《國歌法》,本來亦是天經地義的事。然而,部分傳媒和輿論卻忽然「擔心」起來,說這會讓莘莘學子擔上刑事責任的風險。可以說,這實在是有點兒杞人憂天了。

 

就我淺薄的法律常識所知,偷竊和打架這些違法行為,都有相對應的刑事法例予以規管。然而,在訂立這些刑法之時,為甚麼就沒有人去擔心同樣也會「讓莘莘學子,擔上刑事責任的風險」呢?因為,每天在全港千百間中小學裏,同學之間推撞吵鬧,圖書館丟了東西這類事情,都是家常便飯。如果動輒就要在中小學校園內「執法」,那還要我們這些教育工作者來做甚麼!

 

每間學校,都會設立訓導處、訓育處、輔導處,還有各類心理輔導小組、危機應變小組以及駐校專業社工等等。如何處理學生的違規行為,須因應各校的學生素質和校園文化,以校本為主,彈性處理,各校亦自有其章法可循,不必某些傳媒和輿論去「擔心」。

 

就我個人經驗而言,若有學生犯規,作為師長一般都是「先管後教」——先制止了學生的犯規行為,再施以教育和輔導。當然,在「唱國歌」這件事情上,的確是要多花些心思。因為,當我們教育學生:「不可以打架,不可以偷竊」,這些事情都是以說理為主。但談到愛國教育,更必須輔之以情,做到情理兼備,才能達至校園規管的最佳效果。

 

因此,筆者在拙文之一和之二中,都談了一下個人對國家、國旗的「情」,有機會時當然也會向校內同學分享心得。最後,再簡要補充一點較少人提及的「理」。

 

我們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創作於上世紀抗日戰爭年代。香港人,亦曾在那個年代經歷了三年零八個月的苦難歲月。如今,我們的國家雖然強大了,但周邊並不安寧,中東等地更是烽煙四起。所謂:「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安,忘戰必危。」老祖宗早在兵書《司馬法》中,為我們留下了深邃的智慧。

 

訂立《國歌法》,合情,合理,合時。

 

(2017年11月13日,橙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