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勿被枝節影響中史課程改革(吳壁堅)

教聯會中國歷史關注組副召集人吳壁堅

 

中史課程改革伴隨初中中史必修而來, 自然備受注目。《教協報》(2017 年11 月13日)發表了一篇名為〈初中中 史科課程修訂:專業與政治之間的張力〉文章(註),認為是次中國歷史課程改革有不少政治取態,包括對「敏感議題」的處理,例如「六七暴動」和「六四事件」並未寫入課程;又例如「影響港人身分認同的重大事件、公民社會的形成等等,則付諸闕如,只會由歷史科處理」,會令這段時期的香港歷史被邊緣化。

 

筆者對此並不認同,課程指引所列的只是大綱,至於哪些歷史事件要教、哪些事件不要教,教師自會有專業判斷。觀乎舊課程也沒有列明「六四事件」是必須教授的內容,那全香港是否沒有一間學校教授過相關內容?要擱置爭議,只要將在民國時期的香港史部分也刪去省港大罷工等例子,讓教師按專業及校本需要自行在香港史部分選入適合的事件去教授就可以。梁元生教授曾言這次改革的定位是「香港人的中國歷史」,內容只會涉及中國與香港的關係,實際香港殖民地時代的發展,應交由歷史科去處理,這已是業界的共識,也沒有什麼爭議。如果教協真的認為殖民地時代的歷史如此重要的話,大可提出在個人、社會與人文教育的學習領域中規範相關內容的教授與時數,無必要將中史科欠缺殖民地歷史硬說成是政治影響專業。

 

同工真正關心什麼?

 

欠缺「敏感議題」是同工最關心的嗎?不是。諮詢會當日的答問環節,大部分題目與課時相關,包括課程內容可能太多、部分學校剝削中史科課時等。此外,另一同工關心的議題是,課程改革是否令同學學習中國歷史變得更有趣味。其實委員會的同工已作出很大努力,例如在課程的設計上,指向中等程度的學生,學習內容不會過多,也刪減不少死記硬背的內容,如唐代只集中學習唐太宗而不需將武則天、唐玄宗等等的治績也鉅細無遺地處理。至於課時問題,實在是永恆的議題,也並非中史科獨有的現象,始終涉及整體課時編排、教師人手的調配、教師專業培訓等,也非一時三刻可以解決。

 

現在的課改焦點,應放於在可解決的問題之上,而非在死胡同裏盲衝。筆者認為電子教學能解決部分的難題。引入 嶄新的電子教件以增加學生學習中史的趣味是趨勢,而課程發展處的教師專業社群已作出相應的努力,期望日後能 大力推進;歷史科設置了有關太平清醮的App(手機應用程式),以AR(augmented reality)及VR(virtual reality)的形式讓學生學習歷史,增強讀史趣味,是其中一個可參考的方向。至於課時問題,既然課程以中等程度 學生為目標,對於能力較高的學生, 其實大可以「flipped classroom」(翻轉教室)的形式讓學生自行學習基本 內容,再於堂內討論較為艱深的議題,也是一個可行的辦法。

 

不要再在旁枝末節上影響中史科的課程改革,現在應以解決問題、促進學習、發揮新課程優勢的思路處理未來幾年課改的挑戰,而非不斷在課題上找政治理由。

 

2017年11月21日(明報A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