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從浸大事件看香港教育的語言政策(李曉迎)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李曉迎

 

走在港鐵站裏,近段時間時常可以看見浸會大學一則「今日學生, 明日領袖(Students Today LeadersTomorrow)」的招生廣告。說到浸會大學你可能對它有種莫名其妙的距離感,這種距離感是一種「無感」的距離,這恰好與浸會大學最著名的傳理系形成一種弔詭之感。

 

反對派一直抹黑普通話教育

 

近年來香港八家政府資助大學的學生會輪番走上政治較力舞台,這次便輪到了浸大學生會,事件給人一種既錯愕又在情理之中的感覺。錯愕是因浸大一向「無感」,不應該這麼快就輪到該校登上政治舞台。而情理之中的是學生會嘛,不上一次政治頭條怎麼能對得起不斷作秀的青春!

 

引發這次事件的議題,是一個一直在炒作卻一直炒不起來的話題——普通話。自香港實施新高中課程以後,政府取消普通話作為選修科,在中學一時大興的普通話科和「普教中」便逐漸衰落。多數學校提供普通話科至中三,一些基礎比較好的學校會有一至兩個班用「普教中」,總之普通話的學習基本上停留在中三,原來的普通話教學逐漸由中學熱、小學跟着熱,轉變為小學熱中學冷的局面。再加上近兩年「本土勢力」崛起,不時針對「普教中」進行炒作,以及好的「普教中」老師匱乏等問題,使得小學推行「普教中」的熱情也在逐漸下降。

 

就在香港基礎教育走回頭路的時候,無論是國際環境還是本地經濟市場的需要,普通話卻逐漸成為一種愈來愈重要,且代表中國文化的強勢語言。例如在英國一些傳統的公學便提供普通話課程,英國王室喬治小王子更是從四歲開始學普通話。而前一段時間各國領袖親屬秀普通話的報道與視頻,更是至今仍讓人津津樂道的飯後話題。

 

普通話在國際掀起熱潮,是國家影響力逐漸增大、大國崛起的標誌。雖然可能有人會酸溜溜地說這些人看上的只是中國人的錢,但是不要忘記當初我們學英文的動機,不也是看上能往上流社會走走,多和外國人做做生意?

 

其實本港不只一家大學將普通話作為「出師」考試,浸大的豁免考試安排也算是人性化處理。當一段段視頻流出的時候,我們不僅僅說「狂如黑社會」的學生形象可氣,更重要的是這件事情對道德與儒家倫理造成的挑戰,是香港人無法接受的。大學開設課程,多數是為了適應社會發展的需要,回應市場的需求,設置普通話課更是提升學生競爭力的手段。而學生的行為彷彿帶出一條信息: 「我自甘墮落,要你管?」,令人有一種不知好歹、寒心的感覺,他們對老師的不敬更是打破儒家「尊師重教」的思想底線。這種行為也許是個案,當然背後的緣由也許是學生急於出名心切,也許是在同學「擁護」下一時腦熱的衝動,但是我們譴責這件事情以後,倒是需要教育局的官員們好好反思一下,現有普通話教育和香港教育的語言政策問題。

 

普通話提升學生競爭力

 

全世界好像沒有哪個國家不要求自己的國民學習本國語言,香港在「一國兩制」下,保留了本地強勢方言,這是一個歷史與文化的問題,其實是可以理解,也是非常值得尊重的,畢竟粵語文化承載着很多香港的核心價值與文化。

 

但是隨着香港愈來愈融入國家的發展,尤其是作為粵港澳大灣區重要的人才培養與輸出地區,如果香港學生仍然將普通話視作一種可有可無的語言,或像是學習「方言」、學習興趣班的態度,那麼我們倒是不難想像再過不到十年,香港將會變得更加自我孤立。

 

以前常說,教育政策需要有前瞻性,需要有大局意識和民族發展意思,這句話來看是具有現實意義的。要提升香港的競爭力,如果不能解決最基本的語言溝通問題,那麼香港的未來也許仍然絢爛,但是這代香港市民的競爭力也許會大打折扣。

 

2018年1月23日 (大公報 A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