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輔導教師不可取代 宜給予學校彈性推行(黃錦良)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席、教育統籌委員會委員黃錦良

 

早前《財政預算案》宣布小學推行「一校一社工」政策,涉及每年一點三八億元額外開支。經過多年漫長的等待,終於迎來增加社工人手,學界紛紛稱好。然而,最近有消息指推行「一校一社工」或導致學生輔導教師遭到削減,令我們深感憂慮。

 

目前,約有百多所小學以「學生輔導服務津貼」聘請學生輔導教師,他們在校內承擔大量輔導工作,為守護學生的情緒健康默默耕耘,付出不少時間和心血。這些輔導教師往往具備豐富的經驗和知識,並曾接受專業輔導訓練。更重要的是,他們比社工更熟悉學校運作,亦與學生及家長建立深厚而長久的關係,其角色無疑是無可替代。

 

其實,學生輔導教師與社工的作用同樣重要,兩者各有分工,發揮的功能不盡相同,彼此相輔相成。學生輔導教師的角色在於及早介入懷疑個案,防患未然,包括與家長聯絡、統籌和帶領校本輔導活動,並進行個別和小組輔導,處理學生個人成長、情緒及學業等問題。過程中,與科任教師保持緊密的聯繫,因而為學生提供更適切的支援,使其發揮潛能,肯定自我。至於社工,則集中處理複雜個案,評估及跟進學生情況,有需要時作轉介服務。

 

輔導教師的作用不應忽視

 

倘若當局因推行「一校一社工」,而硬生生將原有聘請輔導教師的資源抽走,無疑抹殺輔導教師多年來付出的努力,亦不尊重其專業地位。在新政策下,他們或成為了犧牲品。有建議認為,可讓輔導教師重返教學崗位,以騰出位置聘請社工。不過,未來數年小學面臨學生人口下跌,要作出安排也絕非易事,亦白白浪費輔導教師的專業知識和技能。

 

對學校而言,假如社工和輔導教師之間只能二選其一,將會影響行之有效的輔導工作,輔導教師與家長和學生長久建立的關係,亦因而被逼中斷,甚為可惜。再者,校內輔導人手反而因加得減,或需要由前綫教師分擔原有輔導工作,加重其工作壓力,可謂是未見其利,先見其弊,最後受影響的始終是我們的學生。

 

按現有安排,小學可運用「學生輔導服務津貼」為學生提供最適切的輔導服務。部分學校用作聘請學生輔導教師、註冊社工,或向非政府機構購買相關服務,多年來,一直行之有效。筆者認為,日後當局推行「一校一社工」,必須在現有的津貼之上,再增加資源推行,並給予學校一定的彈性,包括容許學校維持現狀、自行選擇購買社工服務或聘請註冊社工,以減少新政策帶來的衝擊。倘若學校需要同時聘請社工及輔導人員,亦須給予足夠的資源以作聘請。

 

最後,筆者期望教育局能夠多從前綫的角度出發,了解學校的實際需要,並盡快釐清細節,以釋除疑慮。當局不應為了推行新政策,反而影響學校原本行之有效的輔導工作,為業界徒添煩亂,使德政淪為弊政。

 

2018年4月9日 (星島日報 F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