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融合教育何去何從(一)(黃錦良)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席、教育統籌委員會委員黃錦良

 

融合教育推行至今逾20年,惟成效未彰。當初政策推行原意,本是希望鼓勵融合生在普通學校就讀,與同齡學童一起接受教育。然而,現實中教師疲於奔命,融合生也得不到足夠支援。最近,審計報告指出融合教育仍存有不足,再次引起社會關注。未來數篇文章,將從不同層面探討融合教育的得失。

 

支援未配合人數增幅

 

融合教育政策其中被詬病的地方,就是投放資源不足。據現行撥款安排,當局按照每間學校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數目和個別學生問題的嚴重性,為學校提供學習支援津貼。然而,政府提供的津貼,根本未能滿足實際需要。

 

教育局最新統計顯示,融合生人數由2008/09學年17,560人增至2017/18學年45,360人,其間上升158%;同期融合教育開支由2008/09學年8.6億增至2017/18學年16.7億,只上升了94%。審計報告亦指出,領取學習支援津貼上限的學校數目過去4年間增加13倍,反映政府投放資源追不上融合生人數的增加。學校資源及人手捉襟見肘,自然影響推行成效。

 

此外,學校使用學習支援津貼的情況,亦值得關注。按現行安排,如資助及官立學校在學年完結時,累積津貼餘款超過學習支援津貼12個月撥款的3成,款額將於學年年終被收回。不過審計報告發現,現時逾半學校均未能用完撥款。

 

就津貼回撥原因,有學校反映津貼按每年融合生人數而浮動,而且取錄首6名需要第三層支援的學生只有10多萬元津貼,不足以長期聘請具經驗的專責教師。然而,新入職教師大多缺乏經驗與能力支援融合生,而且以合約形式聘請亦流動性大,半途離職情況普遍。至於外購專業支援服務,亦因長期求過於供,難以找到合適服務。故此,儘管學校獲津貼,仍未能為融合生提供適時支援。

 

為了讓學校有足夠資源推行融合教育,政府有責任增加財政投入,以配合SEN學生增加的幅度,並檢討學習支援津貼的安排,按學校需要,提高領取津貼上限。因應近年患有讀寫障礙及過度活躍症學生人數不斷增加,當局可考慮增加對這兩類學生的支援。

 

2018年5月11日 (都市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