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做好生涯規劃 學生各得其所(鄧飛)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記得讀會考中國語文科的課文《出師表》時,文中有一句:“必能使行陣和睦,優劣得所也。”這句話講的是諸葛亮向後主劉禪推薦向寵將軍,讓他擔任掌管中軍都督,就能做到軍中上下團結和睦,無論是能力強的、弱的,都能得到適當的安排而有所發揮。

  

最近重讀這句話,發覺這對於學生的生涯規劃教育,竟是有着非常提綱挈領的指導意義。何以故呢?且聽我細細道來──

  

第一,政府公立大學學位錄取比例偏低,與免費普及教育擴大之間的矛盾。前者,幾乎人所共知的老生常談話題。香港八間大學提供的政府資助學士學位課程,簡單講就是公立大學錄取機會,仍然是停留在不多於百分之二十的水平。但與此同時,九年義務教育已經實際上擴大到十二年免費教育,有多少個小學升讀中學的同學,如果不計算為數不多的留級學生,六年之後就有多少箇中六同學直奔DSE新高中文憑考試,也就是香港高考。

  

由於香港初中升高中並沒有內地的中考作篩選,同時舊學制的中五會考又廢除經年,故此實際上所有中一同學在六年之後,都直接奔向錄取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不到的香港高考獨木橋,中間沒有中考、會考作為預先練兵,故此在香港讀DSE課程考大學實際上是非常困難的。

  

只要想進修 總有適合課程

  

第二,公立大學學位之外的專上教育擴大化,與家長對子女升學期望提升之間的矛盾。前者指的是,在上述第一點提到的公立大學學位之外,尚有大量專上教育機會,包括私立大學學位課程、受政府資助的副學士課程和高級文憑課程、自資的副學位課程等,如果加上毅進課程之類,幾乎可以涵蓋所有在上述百分之二十錄取率之外的所有應屆考DSE的同學。

  

簡單來説,就是隻要想繼續進修,總有適合的課程出路。但問題是,自從舊學制過渡到新學制以來,新學制的DSE課程一直宣傳減少舊學制的中五和中七兩次考試,改為一次中六的DSE考試,彷彿給予一個錯覺,就是應試壓力好像低了。同時隨着家長本身教育水平的普遍提高,對自己子女升讀大學的期望值也隨之提高了,即使有這麼多的專上教育機會,但幾乎不是家長們的首選,甚至不是許多中產家長的選擇。有書無人讀的情況,的確出現在香港專上教育界。

  

因此,在上述兩點之下,家長和同學往往要麼到了高考放榜之際,才無奈接受現實:讀不上公立大學,匆忙接受其他專上教育選擇,要麼在中四、中五階段紛紛“跳船”,知道自己能闖過DSE高考這一關而讀上公立大學的機會不高了,乾脆不玩這個遊戲,改為選擇其他國際課程,或者有條件的話,就提早赴海外升學。

  

另外,近年雖然開始回內地升讀大學,但出於眾所周知的原因,這尚未成為一個普遍的潮流,同時內地大學的辦學水平和升學要求也在節節提升,不可能成為香港DSE那百分之二十錄取率之外的“泄洪區”。

 

2018年6月1日 (大公報 B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