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品德教育具爭議 課程綱要何去何從(鄧飛)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上一篇講到理工大學關於中小學品德教育的調查研究,本篇繼續談談品德教育的幾個爭議焦點:

  

第一,品德教育是五育之首,但德育教學的專業化程度卻是五育之末。內地講「德、智、體」三育,而香港一般講「德、智、體、群、美」五育。無論是依照內地,還是依照香港,品德教育都是位列各個教育項目之首。

  

筆者記得,本身也是大學教育工作者的中國科學院院士、中聯辦副主任譚鐵牛曾經在一個教育工作者的科普講座上提到:德才兼備是極品,有德無才是次品,有才無德是毒品,無德無才是廢品。這個德與才的排列組合非常生動地說明了德育在培養人才中的決定性意義,毋庸我再多加解釋。

  

未有相關專業學歷與課程

  

既然品德教育這麼重要,照理來說,應該最受重視,師資教學人員應該得到最多的專業培訓。但是,現實中的教育實況卻並非如此。智育,也是一般學科知識傳授,這是專業化師資培訓的重中之重;體育,更是如此,沒有受過專業體育科學訓練的教師,是不可以隨便教體育科的,否則會讓同學在體育課上不當鍛煉,傷及身體;群育,廣義也是屬於品德教育之內的人際相處、社交技巧;美育,相對應的就是美術或視覺藝術、音樂等術科,一樣需要專業培訓的老師,不是隨便可以找人代課的。智、體、美育,皆有專業的師資培訓,自然有專業的教學技巧,為何居於首位的德育,卻幾乎在師資培訓中找不到專業對口的學歷與課程?

  

一方面,固然是因為中國的教育傳統講究的是老師的言傳身教,用當代時髦一點講法,就是所謂的「以生命影響生命」,因此老師個人的德風儀範,以及日常對同學的言行指導,已經構成了品德教育的具體形式與內涵。這個優良傳統當然應當保留和傳承,但實事求是地說,當今社會價值觀日益多元化,每個學生的成長背景、生活接觸可謂千差萬別,箇中遭遇的價值衝突與取捨,實在需要專業的品德教育輔導人員進行指導,不是沒有受過專業培訓而單靠個人有限生活閱歷的老師可以充分應對得了的。

  

缺乏具體情境教育

  

第二,品德教育的課程設定與當今社會價值多元主張之間的矛盾。品德教育如果要專業化教授,就必須有比較明確而系統的課程綱要,否則雜亂無章。但是,如果要有比較明確的課程綱要的話,那麼裏面到底包括哪些德目呢?或者說,應該設定哪些必須傳授給學生的價值觀念呢?當今社會非常着重價值多元,未必刻意求同,但總是着意存異。那麼課程的明確性與價值的多元性之間,總會產生一定的緊張關係。

  

不要低估解決這個矛盾緊張關係的困難程度和敏感性。目前在特區教育局的中小學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程內容中(非獨立成科),一般只臚列諸如培養學生堅毅、同理心等正面價值觀。這個沒錯,但缺乏具體的情境教育──在什麼具體的生活情境之下,應該表現出堅毅的品質呢?擇善固執與冥頑不靈的區別在哪呢?這不是要作抽象的、哲學思辨式的下定義,而是需要引導同學在具體的生活情境中去體味、去涵養這些道德自我醒覺能力,甚至去思考道德抉擇。這又回到了上述第一個問題:需要專業的德育老師去設計教學、引導學生。

  

另外,不僅僅是政治性的價值理念充滿爭議,非政治性的價值衝突一樣充滿爭議,且品德教育是無法繞開的。一個非常尖銳的例子:同性戀平權議題,這肯定是品德教育不可繞開的重大議題,那麼這個品德教育的課程綱要該如何設置呢?或者再深入一些,這個品德教育課程綱要的設計及決策機制、程序,又當如何設計,和包括哪些持份者代表呢?

 

2018年11月23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