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教育工作者的首要任務是保護學生 (李曉迎)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教聯會理事李曉迎

 

「兩辦」和教育局近日先後就香港教育問題表態,其核心無非是在呼籲社會、教育界共同保護孩子,維護青少年成長的合法權益,讓香港青少年有一個健康、安全的受教育環境。過去一年來黑暴橫掃香港,被捕學生年齡屢創新低。十一、二歲的花季少年淪為反對派的犧牲品,被迷惑、煽動投身所謂的「抗爭」。

 

香港法律賦予兒童及青少年被保護的權利,學校裏面原本負責保護青少年的教師們此時在做什麼?一些學校用通告將參與所謂「罷課」引起的政治、法律責任轉嫁給家長;一些校長還將「罷課」美化為公民的義務與責任;還有一些教師可謂「身體力行」用「陪」字來掩蓋帶學生走上街頭參與非法集會、暴亂。結果當「罷課」變成了合法曠課,當「散播偏頗言論」變成了「學術自由」,當遵守校規的學生成為了異類……香港的教育該何去何從?香港的法制何在?下一代將如何撐起香港的未來?

 

《教育條例》第84條(1)(m)及《教育規例》第98條第(2)款明確規定不可以傳播政治性資料,或表達政治性意見方面不許有偏頗。

 

《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下稱《守則》)中也對教師的職責和道德標準進行了自律性質的指引。上述條文除《守則》外,其他都具有法律效力,並且違反即屬違法。但是很可惜這些法律條文在過去的一年中,都被高高的掛起當成了擺設。

 

過去的一年間,我們看到教育界違法亂紀之事比比皆是,教師有違師表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一些身為教師表率的校長、代表辦學團體的校監、管理學校的法團校董會,就如高爾基筆下《海燕》中的海鷗、海鴨、企鵝一樣,一邊呻吟着,一邊驚慌失措的將自己臃腫肥胖的身軀往峭崖底下躲藏。這種嚴重的失職倒是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進入六月,這意味着一個學年即將接近尾聲,按照慣例是該對過去一個學年進行總結、反思的時候了。過去一個學年,管理學校的法團校董會,你做到肩負好管理學校的責任了嗎?身為校長的你盡到應盡的職責了嗎?身為老師的你回應了家長們對你「為人師表」的期許嗎?

 

時光無法倒流,事情既然已經發生,此時唯有全力支持教育主事部門拿出魄力,認真貫徹《教育條例》、《教育規例》和《資助則例》。同時也鼓勵當局拿出勇氣該追責的追責,該撤換的撤換,該警告的警告。

 

今時今日,香港教育怎麼走,沒有人說得清楚,但總要往前走。「兩辦」聲明不是干涉香港事務,恰恰是要提醒我們的官員、我們的辦學團體、我們的校長、教師們,請認真履行好你工作使命、職責。

 

2020年6月15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