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通識教科書修訂是撥亂反正的第一步 (穆家駿)

教聯會副主席、中學教師穆家駿

 

上星期一,不同出版社參與「通識教科書專業諮詢服務」後終於公布了修訂版本,當中刪走了「公民抗命」的資料練習題、在某教科書中刪去了「警方近年的執法方式侵犯人權,損害香港居民集會及示威的自由」等字句。這樣的做法,筆者本着教育專業的原則而言,這些改動根本就是理所當然。

 

但一些以政治立場先行的所謂教師工會,居然指責這次的「自願性專業諮詢服務」是政治審查,嚴重損害通識教育科宗旨與目標實踐,窒礙高中生多角度了解的學習機會。筆者認為讓教育回歸專業是解決香港教育問題的第一步。沒有不偏不倚的教材,又如何引導我們的學生從學習知識中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呢?

 

首先,以刪減了的「公民抗命」課題作為一個例子,在單元二「今日香港」中,主要的探討問題中根本沒有與「公民抗命」相關的字眼,課程文件中討論的是香港居民對社會及政治事務的參與程度、形式等,但之前的教科書中卻以一些頗為偏激的「公民抗命」作為事例來教育我們的中學生,不但與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中提到「尊重法治」這一價值觀和態度明顯是相違背的,更加對於青少年時期建立守法意識是一個反面教材。今次將這些以往沒有審核通過的錯誤內容糾正過來本就是一件好事。

 

再者,香港社會上本已充斥着不少言論偏頗的媒體,對於中學生而言,要有足夠的分辨能力和資訊素養來接受收到的訊息本來已經不容易。如果在我們的教科書中,還出現着「警方近年的執法方式侵犯人權,損害香港居民集會及示威的自由」這類明顯有傾向性的內容,教師又如何能夠不偏不倚地教導學生呢?

 

教材經過審定可以有一個專業肯定,這當然應該是第一步。筆者認為,下一步就必須讓我們的教育工作者更好地去理解自己教授的內容,首要的當然是單元三的「現代中國」。在教師培訓課程中,讓更多通識科的準教師真正回到內地了解,否則所教授的「現代中國」只是媒體上的中國,要讓學生建立國民身份認同就比登天更難了。

 

2020年8月25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