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DSE的軟實力價值(鄧飛)

中學校長鄧飛

 

自從一二年開啟第一屆DSE考試以來,社會上的質疑批評聲音從來沒有停止過。本文的重點,並不在於評論這些批評,而在於強調:香港的新高中文憑課程及考試評核(簡稱DSE)可以改善,但不能矮化,不僅要珍惜和保存它難得的國際認受性,應該全方位地加以推廣,無論從保持香港特區的國際性來看,還是從整個中國當前面對的戰略格局來看。

 

首先從DSE的國際認受性來看,根據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的網頁顯示,截至一七年十二月,有近二百八十所海外院校認可DSE。另外,英國大學及院校招生事務處(UCAS)已將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二十四個科目的成績納入其分數對照制度(UCAS Tariff)。雖然目前並沒有關於用DSE報考海外大學的統計數據,但從每年DSE放榜之後的新聞報道來看,不乏考生是用DSE成績直接報讀海外大學的。可見,香港本地對DSE再有怎麼樣的爭論,但還是有相當的國際認受性。

 

接着從DSE的內地兼容性來看,筆者所說的「兼容性」,是指兩點:一是直接報考內地高等院校的認受性,目前已經有一百一十所內地院校可以讓香港學生用DSE成績直接報讀,大部分院校都屬於「雙一流」名校;二是課程內容上,DSE課程和內地高考課程,從本質上講,都是屬於以學科知識為本(discipline-based)的課程,有別於國際上一些課程和考評是以技巧技能為本的(skill-based),中英數和理科選修科目,DSE課程和內地高考課程的相似度也很高。

 

最後則是與臨近東南亞地區的比較來看,臨近澳門特區,馬來西亞等有大批華人的地方,沒有這種統一考試。台灣雖有聯考,日本和韓國也有統一考試,但卻缺乏香港DSE的一大優勢特點:雙語!考生可以選擇採用中文或者英文來應考,中文還可以再選擇採用粵語或者普通話,同時兼容繁體字和簡體字。這種兼容並包特點,就已經不是臨近地區的統一考試可以相提並論的了,更何況擺在眼前的國際認受性!最後再看新加坡,雖然有GSCE A-Level考試,也是得到英聯邦國家的高度認可,但別忘了一點,這個考試不是純粹由新加坡這個強勢政府所掌握的,而是由政府教育部、考試局和英國劍橋大學考試委員會兩國三方「共治」的。

 

相比之下,主導DSE考試的香港考試及評核局是獨立的法定機構,可以保證考試評核工作的獨立性和專業性,但這種獨立性和專業性,以及上述的國際認受性,是完全毋須通過與外國考試機構「共治」才能獲取和加以維持的。說得誇張點,這簡直是一國兩制在教育與考評上的「微縮景觀」﹗在今天這個波譎雲詭的國際格局下,如何保持國家的開放性和特區的國際性,是一個具有戰略意義的重大課題。隨着內地和香港家長們對教育的多元化需求愈來愈高,愈來愈多內地和香港的適齡學童脫離內地高考和香港DSE而改為就讀各種名目的國際課程。教育,從來是軟實力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別的領域範疇姑且不論,單從教育課程和考評這個角度來說,還能無視DSE的價值?

 

2020年9月2日(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