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通識科改革需注意三難點(鄧飛)

教聯會副主席鄧飛

 

特區教育局宣布將大刀闊斧改革新高中通識教育科,糾正存在已久的異化問題,這個當然應大力支持,但因為改革的具體措施,仍有待局方和相關各個委員會加以制定,所以至少有以下三個方面,值得業界和社會密切留意,細緻討論:

 

平衡課時與國民教育

 

第一,課時減少與內容更新之間可能存在的矛盾。

 

根據官方公布的改革要點,一方面將「刪減課程內容,包括課時,大約是原有內容的一半」,但同時另一方面,又提及「重視培養學生的正面價值、積極態度及國民身份認同,學習國家發展、《憲法》和《基本法》法治教育」。對於前者,無論從主觀的感覺,還是從客觀的衡量,都會自然得出結論:該學科在新高中課程架構的重要性在下降。但對於後者,卻是任何關心國民教育、法治教育和學生價值教育的人士都會覺得是非常重要的教育內容。

 

課時與內容的改革呈現某程度的倒置現象,那麼該如何理解這兩者之間可能存在的矛盾?另外,局方公布還提到,新改革後的內容,包括「提供回內地考察的機會,讓學生親身認識國情和國家發展」。但後來又補充道,師生回內地考察,不是強制性的,可以選擇不去。這就令人很費解,在課時減少、學科重要性降低的前提下,可去可不去,就一定不會去!因此,局方需要理順這個潛在的問題,給予更加清晰的指引,不僅對前線學校老師,還有課程發展議會屬下的通識教育委員會和與考評合組的委員會,畢竟後兩者是決定改革措施細化的關鍵部門。

 

第二,考評試卷的問題。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觀察通識教育科發展與改革的關鍵門道在於──考試及評核的方式。既然這次改革仍然維持通識科在新高中課程的必修必考地位,那麼即使把考試的評級從原來的七級簡化成兩級,考試仍舊是一件令考生「夢魂牽繞」的事情。

 

首先,兩級之下,到底「達標」和「不達標」的百分率各是多少?目前在七級之下,每年獲得2級或以上的考生幾乎都在百分之九十左右,也就是達到了入大學的最低要求。那麼改革之後的達標率有多少呢?雖然在水平參照的評級模式之下,理論上是不會預先設定每個等級的百分率,也就是俗話說的拉curve,但盡早釋除師生的疑慮,則是非常有需要的。更為重要的是,目前的試卷結構是否會改變?畢竟這次改革幅度是很大的。

 

而有報道稱,改革後的課程大綱最早在明年九月的中四級開始實施,時間緊迫,師生關心考試設計有沒有改變,這是正常不過的。同時,根據局方的公布,新的通識科將增進學生知識基礎,提供一些比較固定的內容和概念,那麼這些課程新元素必然反映在考試設計上,包括試卷的分布是否仍然分為兩卷,命題的設計是否仍以開放式問答為主,評分標準是否相對比較明確,特別是如何在考試設計中體現正面價值教育?這些都是需要密切關注的。

 

初中高中課程銜接問題

 

第三,初中課程的銜接問題。在新高中課程架構中,通識教育科只是高中的學科,並無初中通識科。但是後來在實踐過程中,許多學校為了打好基礎,陸續在初中階段開設校本的初中通識科、綜合人文科,以及後來局方設計的生活與社會科(這是最能銜接高中通識課程的初中學科)。這些學科已經內嵌入學校的整體課程和任教老師人力編排之中,高中通識大幅度改革,自然對應初中也是需要大幅度改革,除了課程內容要重新編排之外,多出來的課時如何分配,任教老師是否要重新調整,這些都是需要細緻研究的大問題。

 

2020年12月14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