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教育必須去政治化(鄧飛)

教聯會副主席鄧飛

 

香港教育政治化,指的是在過去多年來,從校園到校外,從老師到學生,大量本來屬於政壇博弈的議題和行動,以各種方式進入校園之內、課堂之上,和學生校外活動之中,使不少的老師和學生都不同程度地被捲入了不同形式的各種政治事務和政治行動。

 

各種政治力量和媒體,尤其是來自攬炒派的,把各種政治議題、文宣口號乃至諸如「違法達義」之類的歪論,通過通識教育科、歷史教育等不同學科教學為名,滲透到校內活動和課堂教學內容之內,甚至可以滲透到公開考試的試題之中,彷彿要把中小學教育完全浸泡在日益熾熱的政治氣氛當中,這種假教學之名、考試之名來傳播各種政治上的奇談怪論,甚至仇恨言論的現象,雖然不能說普遍存在,但也是屢見不鮮,比比皆是。

 

假教學之名傳播仇恨

 

不是說中小學校園不能談論政治,言而要強調的是,中小學教育是針對青少年的普及教育,一切教學都是有課程綱要為依據,談論政治不是教學,哪一學科的課程綱要是要求大談政治的?

 

就算真的要在課堂上教與政治相關的內容,在教學內容或者談論的內容方面,既要符合學生不同年齡階段的身心發展情況和知識基礎,同時老師自己也要熟悉該政治議題和具備相關的背景知識,才能算得上有效能的政治教育或者談論。

 

但實際情況卻是,自2012年反國民教育事件以來,再到2014年違法「佔中」、2016年旺角暴亂,一直到去年的「修例風波」,洗腦式的政治滲透,取代了理性的教學;極端化的政治言論,取代了持平的討論;表態式、準暴力化的政治行動,取代了正常健康的學習活動。甚至直到極端政治已經開始退潮的今天,代表教協的前立法會議員葉建源,仍然故伎重施,呼籲教育界進行所謂的「罷課行動」,真的是唯恐校園政治化不息,這是讓校園遲遲無法回歸寧靜,師生遲遲無法在寧靜中恢復學與教的主要原因之一!

 

被政治化所扭曲了的教育環境,當然是需要糾正過來。自從香港國安法實施以來,校園的政治化氣氛的確大幅度降溫了,對於讓教育回歸教育,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然而,部分教育界人士可能過度解讀對教育政治化的糾偏措施,從而產生一種完全不必要的、自我想像的所謂「踩紅線」恐懼感。比方說,因為有兩名小學老師因違反操守而被取消教師註冊,以及其他一些教師被紀律處分的個案,使得不少教師似乎很擔心會不會在課堂上「講錯嘢」,慨嘆可能無法像以前那樣自由討論各種議題。

 

依循課綱何懼「踩紅線」

 

筆者正是要指出這一點恐懼與憂慮之虛妄,中小學教育是對未成年人士的普及教育,所有科目課程都有專家學者編訂的課程及評估綱要,這些課程綱要是符合對應不同年級中小學生身心發展階段的實際情況,來設計適合他們年齡而學習的知識、能力和價值觀內涵。因此,只要老師依循這些綱要,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憂慮、恐懼。

 

教育,不是個別對政治過度熱忱的老師的個人政見表達,校園不是海德公園,教壇不是城市論壇,教學活動、課外活動不是政治行為藝術表演!只要依據課程綱要來教學,何來「踩紅線」之說?

 

就算老師對於課程綱要的設計有不同意見,香港也從不缺乏正常途徑與程序來向教育部門反映前線老師的專業意見。

 

2020年12月22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