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國家安全教育要更加專業 (鄧飛)

立法會議員、教聯會副主席鄧飛

 

在昨天的立法會大會上,有議員提出關於反間諜方面的質詢,而保安局局長因應最新的特區國家安全形勢,作了比較詳盡的答覆,包括爭取在下半年把修訂《官方機密條例》的草案提交立法會審議,以打擊間諜活動。保護國家安全和堵塞國家安全的漏洞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但從這個主題的質詢,筆者倒聯想到一個相關的重要問題,值得政府和社會各界持續關注的,這就是如何提升國家安全教育的專業性。

 

誠然,從去年初開始,教育局已經相繼推出一系列與國家安全相關的教育內容,以履行香港國安法第十條關於香港特區應當通過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等開展國家安全教育的法律責任要求。具體的教學方式包括通過新設立的高中公民及社會發展科、由各個學科同步施教和公民教育活動的全校園參與模式等,教學內容既包括香港國安法,也包含總體國家安全觀等,不可謂不詳盡。

 

但是,始終教育部門和前線老師都不是國家安全方面的專家,香港的師資培訓也沒有關於如何教授國家安全課程。因此,實事求是地說,國家安全教育內容的專業性是需要進一步提高的。

 

加強國安教育師資培訓

 

根據保安局局長答覆議員質詢的內容,警方等部門在應對國家安全的外來威脅和挑戰時,其實做了相當多的工作。對於普羅大眾來說,「間諜」這個詞,老實說只出現在電影和電視劇之中,並沒有覺得與自己日常生活有多大關聯。鬆懈、不以為然和事不關己的心態,很可能普遍存在。

 

筆者認為,保安局和警方在不洩漏執法情報和不危及執法程序的前提之下,應該參與到普及國家安全教育的工作中去,無論是參與編製國安教材,還是參與社區宣傳推廣教育活動,保安局和警方都可以提供大量具體的案例,相比主要以理論和法例為主的教學內容,顯然案例更加生動,一個案例,就是一個故事,愛聽故事是人之常情,更易理解,更易入腦!與其借用斯諾登事件等外國例子來作為香港國家安全教材,為什麼不直接引用香港的例子呢?

 

警方可協助編製教材

 

正如廉政公署除了用執法手段來打擊貪污之外,也同時從事大量預防貪污的社區推廣和教育工作。今天國際政治鬥爭風雲變幻,國家安全問題並不是遠在天邊的事情,而是可能隨時發生在市民身邊。特別是在這個資訊科技飛速發展的時代,高科技但同時又緊貼生活的間諜手段和危害國家安全的手法,可謂層出不窮。這就更加需要在國家安全教育方面提供緊貼科技和時代發展的專業內容,不能僅僅停留在傳統的理解,正如國家安全有傳統領域的國土、政治和軍事安全,也有非傳統領域的其他安全概念。

 

目前保安局和警方的工作,可能主要集中在執法和完善相關法律的立法工作方面,暫時未能騰出手來參與國安教育。希望在不久的將來,保安局和警方能夠積極主動參與國安教育工作。其實,當特區政府啟動基本法二十三條本地立法工作和《官方機密條例》修訂之時,公眾諮詢環節本身就是很好的國家安全教育推廣環節!

 

2022年1月27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