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國歌法細節爭論不宜抵消立法本意(鄧飛)

教聯會理事、中學校長鄧飛

 

9月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國歌法》,下一步就是通過《基本法》第18條而將之列入附件三,正式成為特區實施的全國法律,並由特區自行立法落實實施的細節,此舉馬上引起了社會的又一番爭論。筆者認為,國歌法的落實細節,可以詳細而充分地討論,但在討論乃至本地立法的過程中,不宜逐步演變成「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意無意之間稀釋乃至抵消了在包括香港特區之內的全國範圍實施國歌法的本意。

 

無論是唱國歌還是面對國歌演奏時,應該秉持尊重和莊嚴的態度,這是最起碼的政治倫理和常識,本來沒有什麼再 爭論的餘地與必要。但是偏偏有觀點認為:第一, 「尊重」與「莊嚴」很難定義,弄不好會「誤墮法網」。比如 ,在奏國歌的時候,純粹路過,沒有如國歌法的要求那樣肅立,那會不會被檢控違反國歌法呢?尤其是國歌不是如 國旗、國徽那樣是明確的實體對象,音樂響起,遠近有別,不知近到何處才要肅立。

 

筆者認為這觀點近乎吹毛求疵,無論是內地法律,還是香港法律,刻意和惡意不尊重,與無心之過,還是分得很清楚的。向國歌「噓」或者做出不雅姿勢,肯定是不尊重和惡意行為了吧。把國歌曲譜或者歌詞作二次創作,毋庸置疑肯定是不尊重了吧。從本地立法來說,既沒有必要,也沒有可能窮盡一切不尊重和不夠莊嚴的可能,但是筆者對於本地法庭區分刻意惡意和無心之過的能力,是充滿信心的。誠如普通人的常識一樣,別人對你的言行是刻意侮辱,還是無心之過,難道自己也分不清楚?

 

中小學引入國歌教學無操作困難

 

第二,國歌法規定,中小學教育應該引入國歌教學,在學校進行唱奏國歌的愛國主義教育,《國旗法》並無同類規定,因此現在國歌法是不是變相介入了本屬特區自治範圍內的教育事務呢?而且國歌法的本地立法也難以要求本地學校這樣做。

 

其實就目前來說,教育局有專門指引是關於如何指導學校在校園內進行「學校升國旗專題及認識國歌」教育的,在 教育局的網頁上有非常具體和詳細的指引描述。從學校教學層面來說,是毫無操作上的困難,反而自回歸20 年以來 已經累積了相當豐富的實踐經驗。現在只是進一步將這種已有的實踐予以立法化,從而提高其法律地位和教學實施 的必要。就算在國歌法的本地立法上不宜直接規定學校的教學項目,但也可以從本地立法賦權與教育相關的附屬立 法,從而落實學校國歌教育的法律化,與國家的國歌法條文和立法原意保持一致。如果僅僅因為立法技術上的小問 題,而排除國歌法中關於學校國歌教育的條文,無論從法理上還是政治倫理上,都是站不住腳。

 

長期積非成是今天是撥亂反正的時候第三,如果有人本身不愛國呢?那麼國歌法的要求豈不是對他們構成了表達自由的打壓?本身不愛國,也不等於可以隨意侮辱這個國家或者任何國家的國旗國徽國歌吧。就算是外籍人士,當奏起中國國歌時,肅立莊重也是最起碼的禮儀吧。所以不愛國或者什麼打壓表達自由之類的說法,都是巧立名目而已。

 

筆者還是那一句,在中國香港特區之內,升國旗、奏唱國歌本來就是正常不過的一項國家禮儀,無奈香港總是有人一直對一切國家的符號皆抱持漠視甚至藐視的態度。長期如此,積非成是,今天是到了該撥亂反正的時候了!

 

(2017年9月4日,明報A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