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禁用臉書的對錯(黃均瑜)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10月1日臉書的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朱克伯格發表了一份道歉聲明,為臉書被用作分裂社群,請求原諒。眾所週知,內地一直禁止使用臉書,並且因此備受一些有識之士、意見領袖、教師的攻擊,指為專制的證據。

無論內地取得多大的成就,都抵消不了禁用臉書的邪惡。臉書等的網上社交媒體設計之初利用大數據偵測用戶的喜好,然後不斷地把用戶喜好的東西推給用戶,原意可能只是用來推廣商品的商業考量。但數年下來卻是大量地用於政治議題上,形成了相同政見者圍爐取暖,自我催眠的現象。

本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已是自然規律,加上臉書等社交媒體的推波助瀾,社會的撕裂就會變本加厲。這些年世界各地包括號稱最民主自由的美國也出現了社會撕裂,社交媒體的貢獻實在不少。

在美國,經歷了特朗普的選舉和當選,很多有識之士已在反思,甚至擔心社交媒體對民主政治的扭曲。稍為熟悉中國國情的都知道中國社會遠較美國複雜,除了人口衆多,民族衆多,東西南北差異巨大之外,還有伴隨高速發展和社會轉型而產生的大量矛盾。這些年中國社會能保持相對和諧,不能不佩服中國政府的先見之明。

(2017年10月6日  幫港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