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一地兩檢涉兩地 常委決定具法理(胡少偉)

教聯會副主席胡少偉博士

 

一地兩檢是指抵達地和出發地的邊境管制人員於同一地點分別辦理跨境旅客的出入境手續。全球有不少地方實施這項政策,比如英國、法國、比利時的歐洲之星列車站;美國也常在旅客出發前往美國的飛機、船舶或火車入閘口,由美國官員在海外預辦入境手續。為了方便高鐵通車後的香港和內地旅客,香港與內地相關部門深入研究多年,決定以三步走策略去落實高鐵九龍站一地兩檢的法理基礎。在完成港粵政府簽署協議的第一步後,全國人大常委會於去年12月27日通過高鐵「一地兩檢」的《合作安排》,走了這個第二步,第三步就是雙方各自落實其兩地立法。令港人驚嚇的是,香港大律師公會竟發表一份廿年來最政治化的聲明,妄指一地兩檢無法理基礎。

 

其中一個批評是指「一地兩檢」抵觸《基本法》第18條,即「全國性法律除納入附件三外不在香港實施」。對此,前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示《基本法》第18條規定在港實施的全國性法律適用範圍是整個特區,對象是特區所有人士,但在西九龍站的內地口岸區實施全國性法律的主體是內地機構,對象是口岸區內的高鐵乘客,故《合作安排》並不抵觸第18條。正如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撰文指出,對於高鐵乘客來說無論有沒有一地兩檢,都必須經過由內地出入境和海關等人員執行的通關檢查,無論通關檢查設在深圳或設在西九龍的內地口岸區,他們在接受通關檢查時的權利、自由和義務是一樣的,內地有關人員行使的權力也是一樣的。

 

對於反對派質疑人大常委會沒有說明高鐵一地兩檢是根據哪項《基本法》條文實施,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指《基本法》無列明的事情,不代表香港就不能做,例如《基本法》也沒有提及臨時立法會、粵港澳大灣區等;她並強調一地兩檢安排符合《基本法》立法目的,能維持香港繁榮穩定,屬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這種重立法原意去闡釋法律條文,是歐陸法系統的慣常做法。當然,也有人奇怪,為何全國人大常委會不參照於2006年據基本法第20條通過決定向香港授權?原因之一,是今次一地兩檢下,香港執法人員並沒有新增的職權,故不需人大常委會作出新的授權。

 

擔心在通過本地立法後香港有人執意就一地兩檢安排提出司法覆核,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表示如果沒有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在港《合作安排》的立法有可能因不符合普通法對基本法條文的理解而被人推翻,而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則確立了法理基礎。正如梁愛詩稱香港法院有權審查本地法律條文是否違反《基本法》,但無權就人大常委會決定行使「違憲審查權」;若日後有關一地兩檢的司法覆核上到終審法院審理,終院很大可能會提請人大釋法,相信人大常委會屆時都不會改變現有決定的理解。

 

全國人大是一個行歐陸法的系統,與香港人熟悉的普通法不同。正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表示:《基本法》像其他法律可以有不同詮釋;而兩個法律制度傳統的差異,如何理解和詮釋法,雙方須真誠交換意見,互相理解意見分歧的原因。最後,說到底,理解《基本法》第158條有關釋法條文的,都知道人大常委會是唯一的法律機構有權去解釋《基本法》內涉及香港與內地關係的條文。當下,人大常委會以歐陸法的傳統,在第二步為一地兩檢作專門的決定,這既使日後相關法例在港不可能被推翻,亦無損香港境內的司法獨立和普通法原則。希望多些香港大律師日後能尊重中國憲法和人大常委會,不再庸人自擾,妄說人大違反「一國兩制」而損害香港!

 

2018年1月16日 (幫港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