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中美關係邊鬥爭邊發展將常態化(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中美兩國元首在阿根廷會晤﹐雖然沒有發表聯合聲明,更沒有達成可以公佈的談判協議,但畢竟讓美國暫停了針對中國2,000億美元輸美貨物加徵25%關稅的行動。接下來的問題不外乎兩個:短期而言,中美談判達成協議,從而結束兩敗俱傷的貿易戰的機會有多高﹔中長期而言,中國如何研判兩國關係的變化,以及如何在這種不見得是良性變化的陰霾之下,繼續推動自身發展,以達成民族復興之宏偉目標。

 

先說短期。這個期限的確非常之短,從美國單方面公佈所知,就是90天的談判期限。自2018年1月,美國政府宣佈「對進口大型洗衣機和光伏產品分別採取為期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並分別徵收最高30%和50%的關稅」起計,中美貿易戰已經將近一年了。而雙方談判始於5月中,中國代表團赴美進行談判磋商,甚至一度公開發表了聯合聲明。奈何特朗普總統沒把這個聲明當回事,貿易戰不但沒有停止,而且進一步加碼,中方也被迫採取徵收美國等量關稅的報復措施。如此來回折騰了幾次,在有聯合聲明公開承諾和美國中期選舉壓力之下,特朗普政府尚且不輕易接受停戰,尚且再三加碼,何況連聯合聲明、公開協議都沒有達成的今天呢﹖另外,從彭博社11月8日的分析可見,貿易戰對美國中期選舉選民的影響並不比醫療保險、經濟、非法入境問題來得更大,同時大部分反對貿易戰的民主黨候選人都輸掉了選舉,何況今天特朗普已經從中期選舉火燒眉毛的急切壓力中解脫了出來﹖因此,對美方願意在90天談判中不再加碼施壓,不能抱持樂觀態度。

 

爭持重點是知識產權與市場開放

 

另外,如上所述,中美雙方技術官僚不是沒有達成過協議,只不過特朗普繼續加碼而已。雖然目前美國白宮和特朗普推特單方面公佈,說中國願意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能源產品和降低汽車關稅,但實際上眾所周知,關稅甚至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並不是雙方爭持的重點,真正的重點是在「非關稅」、「結構性」貿易問題,包括「技術換取市場」、知識產權保護問題、消除非關稅貿易壁壘等。之所以雙方遲遲不能真正達成妥協,必定是在這些重點問題上存在重大的分歧,大到不是用增加若干產品採購量、進一步減免關稅這些治標不治本的方式可以替代解決的。

 

特朗普並非對貿易戰傷及美國自身的副作用毫無顧忌,在8月舉行的301條款審查委員會聽證會上﹐82個行業協會代表人中的76個反對增加關稅。而同時農業州份尤其大豆農民也不可能長期承受貿易戰所帶來的損失,即使美國政府願意高額補貼他們的損失。在中期選舉中,貿易戰影響最顯著的就是大豆產區愛荷華州,4個選區中有3個選區由民主黨眾議院候選人勝出,兩年前在此大獲全勝的共和黨兵敗如山倒。至於其他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的農業州中,共和黨在印第安納州、北達科他州繼續保有絕對的優勢,但威斯康星州則是兩黨各佔半邊天。受貿易戰直接衝擊的農民大多是擁戴共和黨的虔誠福音派,目前貿易戰還不至於讓他們徹底唾棄共和黨和特朗普,但如果持續升級,逼着他們在經濟利益與價值觀之間作取捨,就難說了。因此,特朗普更多像是在恐嚇,逼着中國在90天內作出令其滿意的讓步。如果限期之內達成協議,那他當然免去因真的加徵關稅所帶來的副作用,不無空手套白狼之狡詐。如果中國仍然堅守到底,那麼加不加稅到時候再說﹗反正全世界都習慣了特朗普出爾反爾的施政和談判風格。

 

協調國際關係和國內發展挑戰大

 

反過來再看看中國,堅持開放當然是應有之義,但是不是為了終止貿易戰而不惜代價地全方位全速開放,這是另一回事。這不僅僅是應對貿易戰的短期問題,更是在中長期如何面對美國以新冷戰的對華態度之下,如何繼續發展自身的重大問題。美國對華關係幾乎不可能回到以前的友好或者至少不敵對的狀態上了,中國將面臨新的發展常態﹕一邊發展,一邊鬥爭,既無第三方國家作戰略牽制,俄羅斯不具備當年蘇聯的戰略實力,同時鬥爭雙方仍舊在經濟社會上相互交融。這種態勢並無任何可供參考的歷史先例,中國真的要在處理國際關係和國內發展兩者協調之間進行新的摸着石頭過河。

 

在美國近乎技術封鎖的前提下,如何加快實現自主開發創新科技,繼續推動達至「中國製造2025」所列出的科技進步目標﹖

 

在美國所謂的「債務外交」污名化抹黑和挖牆角行動下,如何保持「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對中國投資合作的信任,從而讓中國的企業、技術、資金和產能可以繼續「走出去」﹖

 

在進一步開放國內市場的同時,如何避免因獨資經營的外資企業進入以往未能進入的行業,而導致國內企業承受不住競爭而大面積倒閉﹖在降低乃至徹底消除所謂「非關稅壁壘」的諸種保護及優惠措施的同時,如何為龐大的國有企業在國民經濟和社會中重新定位呢﹖這種情況不是一句「倒逼改革」就能輕鬆解決的。

在全面開放金融市場、資本市場的同時,如何保持貨幣匯率的穩定和維持資金不至於大規模外流呢﹖如何應對外國金融機構可能進行的高金融技術含量的炒作行動呢﹖貨幣金融戰與關稅貿易戰可不是一個數量級的經濟戰手段。

 

還是那句老話﹐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2018年12月4日 (文匯報 A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