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黃媒偏報煽仇 暴靑勇武毁港(胡少偉)

教聯會副主席副少偉

 

社交媒體大行其道、資訊氾濫之下,香港恒生大學傳播學院陳智傑於2019年5月30日指出人們的政治態度和行為奠基於對社會事實的理解,而所謂社會事實則與人們身處的資訊環境所影響。反修例風波後,有些香港網民在連登等討論區批評TVB新聞報道不中立,呼籲網民在活動中注意TVB記者行蹤。TVB新聞攝影師於6月27日在律政中心外採訪時,被人包圍阻撓拍攝,包括以電筒近距離照眼及出言辱罵逼攝影師離開。7月15日沙田遊行活動,有TVB記者隨遊行隊伍打算舉高攝影器材拍攝時,遭人高舉標語並跳高以阻擋鏡頭阻礙採訪;TVB當晚6時半新聞報導稱該台攝影師及記者採訪時遭到襲擊,記者小腿被踢,攝影師右邊背部被打一拳,攝影師其後捉住一施襲者背包,卻被四、五人箍頸。類似記者採訪受到騷擾和阻撓事件在示威中時有發生,可見有人刻意針對非黃傳媒的採訪,以圖迫更多媒體以親示威者角度去偏報新聞,從而影響大部份中立港人對連串示威事件的看法。

 

明光社早於2012年便指出傳媒對社會議題有既定立場,有時為了令立場鮮明甚至把意見混入於報導中,令受眾難以分辨那些屬事實,那些是意見。英國BBC於2019年 7月 16日出版一篇關於香港TVB、有線新聞、Now 電視台報導的分析,指有關沙田衝突的報導,三台處理手法不一;三個報導主要分歧在於,有否探討衝突可能是警方的行動失誤所致。該報並以此為據,硬指TVB報導有疑點。另一重點是警員疑被一名港大畢業生弄斷手指,有線新聞引述港大學生報《學苑》指該示威者被捕時被挖眼,但TVB和Now均沒有作出相應報導。但該疑犯真的有被挖眼嗎?不少本地及外地媒體只引述示威者偏面的意見,從而加深了港人誤以為很多港警是「黑警」的印象。

 

二個多月的示威報導,不少號稱中立媒體的報導皆偏向質疑警方的執法,卻對示威者使用暴力視而不見,使示威者暴行越來越猖獗。7月7日入夜示威者佔據旺角街頭,當時一名短髮黑衣女子被懷疑是便衣,被示威者重重包圍及要求刪除手機內照片和片段。中國外交部發言華春瑩在7月31日呼籲記者朋友在報導香港事態時,鏡頭不僅要對準警方,也要對準那些極端暴力的活動。可惜,大部份香港媒體工作者的報導卻刻意針對警方,使示威者對自己暴力有恃無恐。8月4日《大公報》記者在銅鑼灣現場採訪時,遭一群暴徒圍攻、毆打和搶劫;隨後偏袒的大學網媒將該記者的記者證放上網「起底」,意圖引導線民騷擾、阻撓及侮辱該記者。8月5日發動大罷工及「玩停」港鐵當天,一名中通社女記者在車站採訪期間拍下圍堵照時,又被人重重包圍並強行要求她刪去圖片;她當時雖已出示記者證,但一名港台記者卻助紂為虐,附和要求該記者刪除照片。這些打壓建制記者的行徑,妄圖使公眾只能看到有利示威者的相片和報導。


網上不少的示威衝突短片中,大家可看到示威者刻意圍攻警署,隨後警方才開展驅散行動,但很多媒體卻不談時序因果,只寫成是警民衝突又或強指「黑警」使用過份武力驅散。一個令人氣憤的個案是8月11日尖沙咀警署外,一名戴眼罩女子被擊中眼球爆裂受傷,不少媒體只引用一個資料稱是警方用布袋彈擊傷女子,並煽起了全港「以眼還眼」的仇警情緒。但事實是什麼?該女子至今仍未有報警,各相關醫護人員也避談女子眼傷情況,警方至今仍未掌握受害人傷勢。這會否是顏色革命的偽旗手法?望有良心的傳媒在事實未定前不渲染仇警。


在黃媒偏報煽仇的情況下,年輕的示威者行動一次比一次更暴力。香港國際機場於12及13日陷入了癱瘓,13日下午2時半起大批黑衣人聚集離境大堂,組成人鏈並以行李手推車堵塞通道,無差別地阻撓各地旅客登機,不少無法進入禁區旅客未能依時離港。當晚機場更發生嚴重暴力事件,其一是一名被懷疑是內地公安的記者,遭反綁雙手後被拳打腳踢禁錮了幾小時;另一事件是一名警員因捉疑犯,而被多名暴徒包圍施襲,被搶去警棍後被迫擎槍示警。面對這些示威越來越暴力的行徑,香港記者協會於8月14日的表態只叫要帶記者證,卻因「不割蓆不譴責」而間接縱容示威者暴力。香港暴青勇武毀港,其因少不了新聞媒體的偏報煽仇縱暴。大家真的想把香港這個家攪成無政府狀態嗎?除了施暴的港青要檢討外,中立的傳媒幾時才可回到專業的初心呢?

 

2019年8月16日 (幫港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