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反對派立法會「初選」:一場小圈子甄選鬧劇 (丁江浩)

民建聯中委、教聯會理事丁江浩

 

反對派在星期六日一連兩日舉行所謂立法會選舉「初選」投票,在明顯違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及香港國安法情況下,多次更改選民資格核實方式及投票方法,民主黨亦公開發出聲明質疑「初選」平台漏洞處處,令「初選」失去公正性。惟反對派戴耀廷為了不可告人的政治利益堅持如期舉行,但早已淪為一場小圈子甄選的政治鬧劇,被香港廣大市民所唾棄,所得到的效果差強人意,必定以失敗告終。

 

「初選」參選人均是攬炒派

 

首先,「初選」是一場赤裸裸的小圈子甄選,有違民主原則。正如「長毛」梁國雄曾在立法會「初選」論壇上反擊主持人質疑,為何戀棧席位不給機會新人,仍要出來參與「初選」時就說過:「選舉不是由你們控制,亦不是『兄終弟及』或『父傳子』的形式產生,是交由選民作出決定的。」「長毛」言下之意,間接批評戴耀廷之流假借民主之名,掌控選舉結果,赤裸裸剝奪廣大市民選舉權及參選權。基本法條文清楚列明每一位香港市民有選舉權及被選舉權。每位合資格的立法會參選人應可以參與選舉,而不是要通過小圈子的「初選」機制而獲得參選權。而這些自稱為香港民主奮鬥30多年的民主派投機分子,為了得到立法會豐厚酬金及戀棧權位,甘願被戴耀廷之流牽着鼻子走,自我閹割參選權,捨棄所追求的民主原則,想起來不禁令人可悲又可嘆!

 

其次,廣大市民早已看穿參與「初選」的參選人均是縱暴派或攬炒派的真面目。綜觀立法會「初選」參選人大部分都是去年6月「修例風波」下的得益者。他們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不斷用錯誤文宣鼓吹年輕人犯法,例如:留案底令人生更精彩,然後利用這些所謂「政績」標榜自己而參與「初選」。正如警務處長鄧炳強在立法會指出,去年就是有些人在背後煽動年輕人出來「衝」,自己卻不會參與其中,然後在背後享受年輕人的犧牲獲取「政治紅利」。君不見這些縱暴派或攬炒派過去經常出現在示威暴力衝擊場合,美其名謂監察警察是否濫權,但對暴徒打砸搶燒違法行為卻視而不見,實際上是為了「打卡」及增加個人知名度,為進一步參選立法會而打造「政治履歷表」。這可從他們在「初選」政綱上不是以比拚民生議題為主,而是一味用去年「修例風波」事件如何支援違法被捕「手足」作為競選宣傳品可見一斑。

 

多重漏洞失選舉公正性

 

另外,初選平台系統出現多重漏洞,早已失去選舉公正性。據聞民主黨在「初選」前曾緊急發信給「初選」主持人戴耀廷,指出平台有6大漏洞難保公正性。民主黨在聲明中指出,發現「初選」平台系統的多項嚴重漏洞,包括:一、投票人無法知道自己有沒有被冒認身份去重複投票,如重複投票,只以較早投票為準,而不是以誰是真正投票人為準,並不合理;二、每個票站會有6套供station機用密碼,但沒有效機制確保6套密碼不會流出。若有票站職員將其中一個票站密碼流出,該票站職員即可隨時隨地為市民投票,不用市民親自到票站投票,按ip位置亦無法追查到;三、系統無法自動核對輸入資料是否真確無誤等等。民主黨認為,有關漏洞將嚴重威脅「初選」的公正性,必須堵塞所有漏洞,「初選」才有公正。換句話說,「初選」背後可以有組織造假票,用意是假借市民之手去DQ不屬意的參選人,將不知就裏的市民擺上台。

 

說到底反對派立法會「初選」就是一場政治鬧劇,將香港一些市民蒙在鼓裏,充當DQ不屬意參選人的橡皮圖章。有市民向我們反映,投票過程十分兒戲,忘記帶所需文件,只要簡單登記資料就能投票,無法杜絕重複投票及造票。這可見「初選」平台只不過是借市民「過橋」虛張聲勢,真正目的是為反對派9月立法會「造勢」。我們促請政府必須調查戴耀廷「初選」投票平台背後的資金來源,是否牽涉到外國資金?以及就「初選」主持人及參選人違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及香港國安法嚴正跟進。

 

2020年7月13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