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制度創新 免墮入「民粹危局」(鄧飛)

教聯會副主席鄧飛

 

近日全國人大通過決定,推動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完善化。決定一出,反對陣營固然哀鴻遍野,自知末日到來。然而,非反對派也不全然理解這個決定的重大意義,只是從很短視的角度來理解,認為這純粹只是為了中央要「搶回」選舉和選舉制度的主導權而已。

 

從人大決定的內容和中央官員對決定的解讀來看,這次對特區選舉制度的完善化工作,有着比解決短期政治問題更深的制度創新意義。

 

將擴大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和職權。組成方面,從原來四個組別共一千二百人,增加到五個組別共一千五百人;職權方面,除了負責選舉特首之外,還會負責選出較大比例的立法會議員。不少人只聚焦於似乎選舉制度的選民基礎被削弱了,從而認為「倒退」了。其實,這恰恰是這次選舉制度完善化的精彩之處。

 

完善制度絕非民主「倒退」

 

西方政治諺語有雲:所有政治都是地方或者局部的(All politics is local)。自此,選票民主制度就體現在分割選區和行業界別來設計,民主選舉本義是追求全民最大共識,從而推動社會經濟的發展與民眾福祉的提升。然而,這種着重分隔選區的選舉制度設計,實際上出來的效果卻是分割利益,不是有利於達成共識,而是強化局部利益的固化,更多地誘使由此選舉出來的代議士是局限於代表局部的利益而爭持,更多地誘導代議士和選民們為堅持自己的局部利益而不願獲得更大的共識。一個堅持局部利益而拒絕為取得全民共識而行事的代議士,是比一個願意為獲得全民共識而適當妥協的代議士更容易得到選票的支持。如是者,各區皆如此,各界皆這樣,整個體制陷入了議而不決的停滯困局,整個社會跌入了彼此撕裂的民粹危局。

 

豈止香港在過去二十多年的選舉實踐中證明了這個選舉割裂教訓,甚至可以說在整個西方世界,近十年的選舉實踐也證明了這一個教訓。英美和歐盟號稱民主選舉的發祥地和體制成熟之地,結果一樣造成民粹主義橫行,各方爭持不下而堅拒妥協獲取共識,不僅經濟民生得不到改善和發展,甚至連性命攸關的抗疫防疫,也做不到快速有效的決策執行。

 

為民主實踐提供新方向

 

這是實踐帶來的啟示,我們不能困宥在一種先驗的制度拜物教式的盲目崇拜與教條當中。這次選舉制度完善化的舉措,不是為了針對某一黨派政團,而是嘗試走出這種分割式選舉的誤區,無論是改革原有的一人一票,團體票公司票,還是擴大選舉委員的選舉等方式,都是為了能盡量把立法機關的選民基礎擴大為全民,而不是把局部利益進一步切割碎片化;盡量把立法機關的選民基礎與行政長官的代表基礎重疊起來,而不是把兩者對立,不是人為地製造利益分割乃至對立,從而把制衡異化成對全民整體利益的損害。

 

不要妄自菲薄,不要低估了這次完善選舉制度的創新意義,這不是一次短期的應急之舉,它可能為落實基本法所規定的最終實現普選乃至為整個民主實踐提供了新的方向。

 

2021年3月24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