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正處於百年未見大變局(黃均瑜)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早前全國人大通過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亦已親身來港聽取意見,全國人大常委會也快將開會;接下來的執行細節如何安排,相信不久之後自有分曉。

 

就全國人大的決定,國際間出現了兩種奇怪的聲音,一種主要來自西方,指中國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香港民主倒退。然而,中國究竟違反聯合聲明中哪一條條文,卻沒有人能夠指出來。《中英聯合聲明》於1984年簽署,在此之前,中央就解決香港問題,已有12條基本方針政策,包括:中國政府決定於1997年7月1日對香港地區恢復行使主權;恢復行使主權後,根據憲法第三十一條,在香港設立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享有高度自治權;特別行政區政府由當地人組成;主要官員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委任等,以體現中央對港權力。中央就是以此「12條」為核心與英方展開談判,並將此「12條」宣示於《中英聯合聲明》內,後來在基本法中以法律形式確定下來。筆者把《中英聯合聲明》翻了又翻,實在找不到全國人大「311決定」違反了哪一條。西方國家都是在睜眼說瞎話!

 

「311決定」帶給香港長治久安

 

另一種是來自台灣的聲音,例如馬英九聲稱「一國兩制」已死。其實全國人大今次通過「311決定」,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將反中亂港的人排除於建制之外,那些在心裏仍然反中亂港的,只要不觸犯香港國安法、不參與治港、不搗亂香港,還是可以如常生活的。《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基本法精神,就是確保香港的生活方式和社會制度50年不變。全國人大通過「311決定」後,實在看不出香港的生活方式和社會制度有何改變,反而普羅市民的生活方式更受疫情和之前的黑暴所影響。

 

自從2003年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觸礁,維護國家安全的法例從此負上「惡法」的罵名;自從2012年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被擱置,國民教育從此被妖魔化、污名化;自從特區舉行選舉以來,凡高舉「愛國愛港」旗幟的參選人,都會被貼上負面標籤。在香港出現愛什麼都是正面的,但愛國卻是負面的奇怪社會現象。

 

困擾香港多年爭拗終可解決

 

2003年以來,香港每年的遊行,不計其數,問題是遊行已由假民主自由之名、由和平理性演變為街頭暴力、散播仇恨和分離主義;反修例的遊行演變為反送中,由針對特區的政策演變為針對中央政府、中資機構和內地民眾,企圖將香港分裂於中國之外。如果按照目前的所謂「民主」軌道繼續前進,香港不但不能達到全面普選的終點,甚至會車毀人亡。

 

然而,人大的兩個「決定」,即2020年有關香港國安法的決定,以及今次有關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不但一舉清空過往的負面標籤,從根本上打破了反對派長期在香港營造的社會氣氛,也從根本上解決了困擾香港多年的爭拗,並且具有三個深遠的影響:

 

第一、在教育上,國民教育不再成為禁忌,學校推行愛國教育是應有之義、是可以宣之於口理直氣壯之舉;

 

第二、在政治上,愛國成為治港者的必備素養,可以預見將來只會有越來越多人以愛國者自居,愛國者將成為社會的主流;

 

第三、在社會氣氛上,把香港從事事以選票為大的錯誤道路上糾正過來,有效地壓縮民粹主義的思潮和操作。

 

兩個決定,破局求變,也是從百年未見的大變局出發,香港人應好好把握。

 

2021年3月26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