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香港問責官員的政治尷尬

  香港問責官員的政治尷尬

教聯會理事、中學校長鄧飛

 

六月二十一日香港媒體報道,新一屆特區政府將會委任教聯會副主席蔡若蓮校長出任教育局副局長,馬上引起本身屬於教協(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下簡稱「教協」)的立法會教育功能組別議員葉建源發難,即時發表反對委任的聲明。繼而有本身也是教協成員的老師發起網上聯署,反對該項委任。綜觀反對委任的理由,主要集中在一條:因為教聯會(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下簡稱「教聯」)是一個建制陣營歷史悠久的愛國教育團體。

 

其實在近年香港的政治風暴中,教聯都支持特區落實國民教育、反對「佔中」、譴責旺角暴動等激進政治行動,立場鮮明。而今次盛傳被委任的蔡若蓮長期擔任教聯會副主席,在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更得到教聯大力支持參選,在香港特區的政治光譜裏,教聯和蔡若蓮無疑被視為親北京的左派團體人士。與此相反的是,葉建源及其代表的教協則是反對派教師工會,在過去涉及的特區管治事件中,一直充當反對派在教育界的政治動員角色。

 

這次委任事件並不能簡單視作教育界建制派和反對派的角力,從更宏觀的層面來看,這裏涉及特區管治在用人方面存在一個潛藏已久的問題:到底政治問責官員的政治立場應該如何定位?到底應該是目前有些觀點所認為的「用人唯才」?還是應該如鄧小平在一九八四年六月的講話所提那樣:「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及標準,就是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香港特區政府自二零零二年正式實施主要官員問責制,二零零八年每個政策局增設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兩級政治問責官員。然而,此政治問責之政治,從來就非彼政治立場之政治。因此,即便是貌似合理的「用人唯才論」,實則是一種有意無意之間規避政治立場表述的「去政治化」,與鄧小平的「愛國愛港者管治主體論」本身就相去甚遠。

 

香港社會是一個高度成熟的專業化社會,如果單論專業人才,不論政治取向,包括教育界在內的各個界別,可謂人才濟濟,供應不絕。所謂用人唯才這種去政治化原則,並不是讓特區政府把委任政治問責官員變成了專業人才之間的專業比拼,而是在委任過程中刻意規避左右兩方政治立場比較鮮明的專業人士,盡力尋找中間色彩濃厚但同時又願意加入這個「熱廚房」的人。過去近十年的政治實踐說明,在香港這個政治撕裂日趨嚴重的社會中,中間派並沒有如人們所期望那樣能夠扮演調和左右的角色,反而迅速被媒體和選民將其歸邊——要麼就是支持政府的建制派,要麼就是反對政府的反對派或者非建制派。這種去政治化的用人唯才論,在實際管治當中並沒有讓市民看到任何提升管治效能的效果。

 

自二零一二年反國教事件以來,接二連三爆發以青年青少年學生為參與主體的激進政治事件,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以及之後發生的游蕙禎、梁頌恆辱國宣誓等事件,標誌著港獨和本土派勢力正式登場,成為一股不容忽視的政治力量,這些都在在說明了特區教育和青年問題已經到了危及國家主權統一、觸碰中央底線的地步,不可能不作對症下藥式的教育及青年政策整頓工作了。依靠去政治化的中間派去主理本身已經極度政治化的特區教育,無疑是急病緩治。更讓人感到錯愕的是,反對派教協公然打出反對愛國教育團體人士加入政府的旗號,把愛國愛港全然反轉,變成一種不可觸碰(untouchable)的異類。委任教聯會副主席蔡若蓮加入政治問責團隊,在反對派眼中彷彿觸犯了某種天條一樣,口誅筆伐,赤裸裸地進行政治歧視,順道把國民教育等一切愛國愛港的理念和舉措,一併貶抑成彷彿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的東西,必欲除之而後快!

 

政治傲慢與偏見

 

從這個所謂的反對委任言辭表達當中,真正讓人感到心寒的,不是他們的反對行動本身,而是在表述反對過程中,反對派竟是如此地衝口而出,不加掩飾,彷彿一切愛國愛港的東西都是不證自明地予以徹底打倒排斥,無須任何深入論證反思。反得如此自然,恨得如此當然!這是何等深入骨髓的政治傲慢與偏見心理!不禁令人暗想,這到底是誰家天下?一國兩制的設計固然包容反對派的不同聲音存在,但這份包容不等於反過來變成反對派公然歧視和排斥愛國愛港人士和團體,讓反對派執掌了特區政府問責官員的一票否決權,這是顯然違反了一國兩制的初衷,也有違一國之下所應有的政治倫理。

 

今年是香港回歸二十週年紀念,國家主席習近平來視察香港。在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儀式上,習發表講話,明確提出「對國家歷史、民族文化的教育宣傳有待加強」。香港教育、香港青年教育、香港國民教育已經到了要撥亂反正、價值重整的時候了,請從理直氣壯地委任愛國愛港人士擔任教育局副局長開始!

 

(2017年7月30日,亞洲週刊)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