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說好了的編程教育呢?

  說好了的編程教育呢?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八月底,國務院印發《新一代人工智慧發展規劃》(以下簡稱《規劃》),明確指出人工智能成為國際競爭的新焦點,在中小學階段設置人工智能相關課程、逐步推廣編程教育(coding education)、建立人工智能學科,形成我國人工智能的人才優勢。今年二、三月特首選舉期間,三位特首候選人中有兩位,包括當選的林鄭月娥,都在他們政綱中提及,要盡快在中小學課堂引入電腦編程教育,可見在特區政府高層眼中,也是深知電腦編程教育對於提升未來人才競爭力的重要性。

 

助提升未來人才競爭力

 

雖說現在新一任特區政府上任時間也不過是兩個多月,第一份《施政報告》尚未出台,要求政府馬上兌現競選承諾中的落實編程教育,似乎有點咄咄逼人。但是,如果真的認為這項工作是關乎未來香港人才競爭力的關鍵項目的話,那麼至少要設立相關的研究機制或者討論平台,為盡快推出和落實作實質的準備。可惜,現在一提起香港教育問題,基本上只集中討論兩件事:增加撥款和價值教育。前者指的是在生源不足的情況下,如何增撥政府資助以維持龐大的學校教師隊伍的工作穩定性;後者指的是如何推動國情、中史、《基本法》等涉及價值教育的內容。無可否認,這兩項工作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一些涉及如何進一步提升香港教育質素和人才競爭力的工作項目,卻是極少被社會討論和媒體報道所關注,其中如何引入編程教育就是一例。

 

三方面內容須細緻討論

 

不要以為引入一項新的教育內容是一件容易的事,從教育政策及公共行政的角度來說,至少包括以下三個方面的內容要細緻討論:

 

第一,為甚麼要在基礎教育階段引入編程教育,背後的教育理由是否得到充分的討論和論政。雖說現在西方發達國家和地區已經陸續上馬編程教育,例如: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早在二○一三年就已經指出要令所有學童都有機會學習編程。歐洲有十二個國家把編程教育納入高中課程,其中的九個國家將之納入小學課程。

 

但是,編程教育普及化的重要性還是需要得到最充分的社會討論和學理論證的,人人說好的,不一定就是好,或者不一定適合香港。討論和論政,就是為了防止變成大躍進式的盲目衝動。

 

第二,普及化的編程教育到底包括哪些核心素養(literacy)呢?這裏既要全面而前瞻,又要依據不同學習階段(也就是學生學習的不同年級和年齡)情況,予以分階段界定清晰。前者是要防止教學內容掛萬漏一,以及能跟得上科技發展的步伐,後者則要做到因材施教,不能向學生灌輸與其身心發展不相適應的過難的教學內容。

 

例如,英國將學生按年齡分為四個學習階段,各階段均重視編程學習。在第一個階段(即五至六歲的學童),就已經要學習基本算法、利用簡單工具創造程式以及為程式除錯(fix up)。

 

香港到底應該怎麼界定編程教育所必須包括的核心學習素養呢?這些也是需要課程發展議會及課程發展處、大學教育研究機構、資訊科技界、前綫教育工作人員和其他社會相關持份者充分研究和討論的。

 

第三,如果編程教育最終是普及進行的話,那麼當前這種在「三三四」學制及課程架構之外,採用增潤式課程(也就是正規學科課程之外的自由選擇進修)的做法,就遠遠不能滿足實際需要了。那麼如何把編程教育整合進新高中學制課程之內呢?更是一個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重大變遷!

 

2017年10月6日 (星島日報 F04)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