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行有餘力,則以學STEM?

  行有餘力,則以學STEM?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剛過去的十二月十一日,教育局宣布持續更新了中小學課程(參見教育局網頁之「課程發展」分頁),有兩處更新特別惹人注目:《推動STEM教育——發揮創意潛能》報告和「計算思維——編程教育︰小學課程補充文件(二○一七年十一月擬訂稿)」

 

前者其實並非新的文件,而是二○一六年十二月發布的關於業界和社會持份者對STEM教育的意見彙集,以及針對這些意見而制定在基礎教育階段實施STEM教育的六個策略。這一次局方的「課程持續更新」的宣示,再一次重提這份報告,似乎藉此回應社會上日益熱門的STEM教育訴求。

 

至於後者,則肯定是全新的政策文件了。如文件引言所述:「本補充文件旨在為計算思維和編程教育提供一個有系統及詳細的描述,並列述相關的學習重點,以便教師在小四至小六施教,培養學生必要的知識、技能和態度,以面對未來日益增長的數碼經濟時代。」雖然STEM遠遠不止於編程教育,但編程教育應該是在當前科技發展之下,促進STEM教育的一個幾乎不可繞開的重要基礎知識。因此,可以把這份小學課程補充文件視作特區政府教育局逐漸將STEM教育課程化的第一步。

 

中學課程緊密 STEM「妾身不明」

  

然而,接下來的第二步呢?會在中學階段也將之課程化嗎?還是繼續以「跨學科」之名,實際上只是每個學期撥出很少課時,在數學、科學、物理等相關進行幾節課跨學科研習,「跨」完之後各科組回復原本的學科教學,聊勝於無,甚至僅僅是開多一個「智能機械人」課外活動組、參與幾場類似的校際科技比賽,就算完成了整個中學階段的STEM教育呢?這種「示範單位」式的跨學科學習和止步於課外活動的非課程化STEM教育,就是STEM教育的全部?古語云:「行有餘力,則以學文。」一句話就奠定了不同學習範疇之間的先後次序(「行」先於「文」)。

  

如今套在STEM教育上,實際運作上也存在着「行有餘力,則以學STEM」的實況,任你怎麼唱高調,STEM在中學階段,仍舊是處於「妾身不明」的尷尬狀態:在學科課程結構嚴密、課時緊張的中學階段,跨學科學習和課外活動,是完全不足以承擔上述報告所提及的「推動STEM教育旨在培養學生成為科學、科技和數學的終身學習者,幫助他們應對二十一世紀的挑戰;從宏觀的角度,培育具備不同知識和技能水平的多元人才,提高香港的國際競爭力,有助國家發展」如此宏大目標。

 

焦點問題留待教育局拆解

  

歸根究柢一個問題:在整個基礎教育階段中,STEM教育將如何定位呢?再精確地問:到底在基礎教育階段,希望我們的學生通過STEM教育,能達到甚麼學習目標?以及當確定了這些學習目標之後,到底是將STEM課程化,還是繼續以跨學科的方式來更有效地落實這些學習目標?以下的焦點問題,需要教育局課程決策部門深入考慮。

 

● 到底要不要詳細制定不同學習階段下的STEM核心學習素養(literacy),以便制定對應的不同學習階段的STEM教學規劃時,能夠有所依據?筆者在本欄去年九月一篇文章中已經提及,歐洲有十二個國家已把STEM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編程教育,依照不同學習階段列入正規課程當中,並清晰界定核心學習素養。

 

● 到底是否應該推定制定STEM課程?還是仍舊以目前的所謂「跨學科」、課外活動模式來進行?後兩者不止課時投入相當不足,而且缺乏教學的條理性和整體性,說句難聽的話,主觀隨意和土法煉鋼的感覺非常強烈。其實,就算真的制定中央課程,也不一定一刀切在所有學校中強推。中央課程的作用在於讓學校制定校本課程和教學規劃時,能夠有所參考、模仿和剪裁。正如現在的通識教育科、《基本法》教育等,其實一樣編有教育局的中央課程,甚至參考教材,但同時亦鼓勵學校推行校本課程。兩者並行不悖。但前提是,有一個統一的學習素養界定和課程標準,才是一個全面而具條理脈絡的STEM教育。

 

● 如何衡量STEM教育的成效?當然不能以最終有多少中六學生報考大學理工學系和有多少中四學生選修數理化科作為衡量標準,STEM教育的目標不是為了全民皆兵搞科創,培養青少年學生有基本STEM素養或者說科學解難素養

,而非培養大批科創工程師或技術人員,這也是應該適當能在課程結構,乃至考評中反映出來。希望特區政府教育部門能夠以當年推動高中通識教育科成為必修科的力度和熱情,來切實推動STEM教育!

 

2018年01月05日 (星島日報 F03)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