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二十三條立法的彩排

  二十三條立法的彩排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30日是三月立法會補選提名截止報名,除了一名「香港眾志」的成員被選舉主任DQ(取消參選資格)之外,所有報名的參選人都被選舉主任確認有資格參與三月的立法會補選。現在社會上有兩個議題引起關注:

 

第一, 是仍有曾經被DQ的立法會議員成功提名參選,也就是姚松炎先生;

 

第二, 是選舉主任DQ「香港眾志」的決定,引起反對派政團和一夥資深律師的聯名聲明反對。

 

關於第一個問題,筆者並不認為是一個很嚴重的議題,因為一來姚之前被DQ立法會議員議席的性質,還是與周庭等人有所不同;二來更重要的是,就算讓姚成功提名參選,也是無關痛癢的事,就讓建制的候選人與本身空降的姚決一死戰吧!

 

關於第二個議題,筆者一直認為情況嚴重多了。昨日一群資深律師和大律師聯名發表聲明,強烈批評選舉主任DQ周庭的提名參選資格,主要理由與香港眾志之前發表的聲明相若,簡單來講兩條:

 

一, 侵犯聯合國規定的《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所謂違反《基本法》,等同永久剝奪了持有港獨政見的包括「香港眾志」在內的所有政團的參選政治權利,這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件,就算依照內地法律,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主要限於死刑和無期徒刑,現在的DQ有點類似。

 

二, 選舉主任未有聽取周庭的自辯,直接通知取消其提名參選資格,有違普通法的自然正義(Natural Justice)。

 

在這兩條的情況下,普通法的法庭很難拒絕受理或者說拒絕批准選舉呈請的,如果周庭或者「香港眾志」向法庭提出的話。眾所週知,普通法法庭是極為注重保護個人自由權利和注重程序公義(due process)的。因此,很難想像周庭和「香港眾志」不會向法庭提出選舉呈請,何況之前「香港民族黨」的陳浩天同被選舉主任取消提名參選資格,這場官司折騰快兩年了,法庭仍舊未有頒下判決。

 

怎麼辦?

 

筆者倒是認為,禍兮福所伏———不必從悲觀角度看待姚的成功參選,以及周庭可能提出的選舉呈請。正好趁著這個機會,特區政府不妨檢討《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及其附屬立法《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則例》,全面檢討選舉管理委員會和選舉主任在整個選舉統籌工作中的分工和權力關係,同時變相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作一次預演(rehearsal)!

 

說句難聽的話,如果周庭和「香港眾志」真的提出選舉呈請,如果陳浩天案件(案件編號HCAL 162/2016)的判決真的出現不利於反港獨的結論,如果周庭和「香港眾志」的選舉呈請最終真的被法庭推翻選舉主任的取消提名資格的決定話,當然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這將意味著法庭把程序公義凌駕於實質公義,也就是反港獨之上。

 

不過,我倒是不那麼悲觀,如果真的出現這種局面,那就認真應付就是了:

 

第一,目前選舉管理法例賦予選舉主任這個公務員職位可能過高的權力和職責,把決定提名參選人是否符合基本法和是否港獨的審定和裁決權,全然交予這個公務員了,茲事體大,如此賦權,不甚妥當!畢竟是否符合基本法和是否港獨,這個判斷本身是政治性和法律性的,交予一位政治中立的公務員負責裁定,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

 

如果法庭真的作出不利的判決,不如順勢提出修訂《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及其則例,要麼把現在選舉主任的裁斷權力交回給選舉管理委員會,要麼把選舉主任在裁定參選提名人是否符合基本法和是否因主張港獨而應被DQ的工作指引和程序進一步規範化,至少要更為符合普通法的原則,從而減少以後再出現選舉呈請這類官司的機會。

 

第二, 不要嫌修訂《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及其附屬則例是一件麻煩的事,其實特區政府可以順勢以此作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預演彩排,因為條例的修訂本身就是為防止港獨滲入選舉而做,而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又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從而起到反港獨作用的,所以修訂本身就變相等於為二十三條立法作預演彩排。目前立法會在已經修訂議事規則的情況下,修訂條例,事有可為,事在人為!

 

2018年01月30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