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都是教改惹的禍?

  都是教改惹的禍?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一個九歲的孩子上電視台海選節目,唱一曲<我只是個孩子>,唱出了多少學習壓力之下的學童心聲。同時,上海和香港的小學面試題目陸續流出,社會大眾為之震驚,一來題目設計難度大同時又刁鑽古怪,二來甚至要求家長一同面試,變成活生生的拼爹例子。諸如此類的學校教育驚人例子,不勝枚舉。以注重教育而著稱的中國人社會,我們的教育怎麼會變成這樣?

 

簡單來講一句話:都是教育改革惹的禍。

 

大約從九十年代末,全球包括香港、台灣、日本和內地,都相繼刮起了教育改革風潮。隨著全球化競爭壓力的加劇和社會的變遷,一方面僱主和家長對教育質量和學生素質的期望是比以往有所提高,舊學制之下那種填鴨式教育、考試壓倒一切的模式,已經不能滿足各方的要求,統一的學科筆試之外的教育元素,例如體藝興趣活動、校本評估、專題研習,乃至生涯規劃、其他學習經歷等等教育改革項目,可謂接踵而來。

 

另一方面,隨著計劃生育在內地實施多年,以及香港本身的社會發展,核心家庭成為內地和香港社會家庭模式的主流,一對夫婦不再如以往那樣多生孩子,內地固然只生一個,香港也是一個起、兩個止已經夠數,家長望子女成龍的期望自然比以前更高,但同時亦比以往的父母更重視親子關係,更希望孩子能愉快成長。於是乎,多元教育的元素和愉快學習的期望取代以往單純講求應試的教育,變成應試之外的新的教育內容,變成家長和學生新的壓力源頭。簡而言之,淡化應試教育,但學生負擔不減反增。以前應試決定一切,學生只須拼考試。現在應試之外講求多元學習,結果拼考試+N種課外活動。

 

明末清初思想家黃宗羲,在研究歷代王朝農民賦稅政策時發現,每個王朝每一次減免農民賦稅的改革,最後結果都變成農民賦稅先減而後加,而且加得比改革之前更高的賦稅壓力。黃宗羲稱之為「積累莫返之害」,當代學者乾脆稱之為「黃宗羲定律」。其實現在各地的教育改革,恰恰就陷入了這種「黃宗羲定律」的怪圈之中。

 

另外,香港教改為了減輕考筆試的壓力,以筆試的方式申請入學被禁止(插班入學除外)。行,那就面試唄。但光靠面試面不出個所以然,唯有加上家長面試。家長面試,不是考家長的智力水平,而是了解家長的背景,比方說學歷水平,夫妻對孩子教育的看法等。為什麼要了解這些呢?道理很簡單,看看家長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配合學校的教育教學。學歷高的,夫妻對培育孩子方面比較協調一致的,甚至家庭相對比較中產的,都會被視作更容易配合學校教育的。所以說,不完全是為了拼爹,但的確包含一定的這方面考慮。

 

更為值得爭論的是,有部份學校尤其是學前教育和小學,聘請教育心理學家設計各類面試問題及遊戲,試去測試(detect)而不僅僅是測考(test)申請的學生乃至家長的性情、EQ、AQ什麼的,從而據此而選擇「最適合的」學生入學。整個入學申請面試恍如陷入了一場你自己並不知道的心理遊戲之中!想來也覺得有些恐怖!

 

2017年05月13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