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新政解碼之教育問題——共識資本主義的復活及局限

  新政解碼之教育問題——共識資本主義的復活及局限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昨日,林鄭召開教育界武林大會,商討當前最為緊迫的教育議題:調整中小學班師比,加強對學校照顧SEN(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支援,以及對自資院校採取學券制資助等。

 

當然這些討論是圍繞著之前提出過的每年增加五十億元教育撥款來進行,如果林太能夠在政府交接之間,凝聚教育界共識,形成一個得到左中右各方支持的教育財政資源運用方案,從而能夠迅速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上獲得通過的話,這可是超越教育範疇的政治大勝利------

 

這是麥高樂的「共識資本主義」施政模式的復活,為進一步改善立法行政關係開一個好頭。對九十年初香港政治尚有印象的人,一定記得九十年代最後一位英裔財政司是麥高樂Hamish Macleod。香港經歷了1991年首次的立法局地區直選舉之後,雖然直選的議席比例非常有限,六十席之中只有十八席是地區直選,但整體民主派連同功能組別一共取得了二十三席,逼近半數,對殖民地政府的施政足以構成不容忽視的壓力。

 

於是乎,老麥在草擬1992和1993年度財政預算案之時,主動出擊,邀請各大政團尤其是民主派(當時尚未有「泛民主派」的說法,在殖民體制下,更不適宜稱之為「反對派」)議員,歡迎就未來的財政預算案提供建議,說白了就是這公帑該怎麼花、花在哪些政策範疇,請大伙兒主動給出各自的意見,到時候政府儘量滿足,形成共識之後,立法局自然就順利投票通過,大大減少反對票和被否決的風險。

 

更為有趣的是,老麥的財政預算案出台之後,還列出清單給各個政團,清楚列明該政團所提的哪些建議在預算案中得到了實現,當時自然受到包括民主派在內的許多政團的歡迎,議員能向選民表功,政府能保證預算案順利通過,立法、行政兩大機關都能各自交功課。到了1995年的財政預算案推出之時,麥高樂乾脆把這種做法美其名曰「共識資本主義」(consensus capitalism)。

 

鑑古而知今,看看今天林太在教育界凝聚(怎樣花這五十億元的)共識的舉措,就很有當年麥財爺的味道。雖然是舊酒新瓶,但粵語俗語所謂:橋唔怕舊,最緊要受(用)。能夠有利於改善立法行政關係,能夠打開過往僵局,總是一件有利於政通人和的好嘗試,祝林太成功。

 

不過,正如麥氏的共識資本主義之所以成功必然有其獨特的社會政治背景因素,當今的教育問題也必然有當下的獨特性,不宜把過去成功的獨特性變成一般化的普遍真理。細細會看麥氏的做法,說得難聽,其實是一種和稀泥的決策方式!九十年代已經是回歸過渡的最後幾年,殖民地政府已經邁入了黃昏,根本不會再有任何長遠規劃的打算,黃昏守夜人的角色決定了它必然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那麼最好的做法,恰恰就是和稀泥------把獨立做決策的責任完全委之於所有政團和持分者,只要立法機關能通過就行,自己放棄了任何長遠規劃的獨立思考,這樣的政策決定當然容易做!

 

回過頭來看今天的教育政策問題討論,除了SEN議題之外,其他兩個議題其實都是教師的職業穩定問題。無可否認,教師的職業穩定性對於教育和教學工作來說非常重要,不能要求老師在朝不保夕的窘境之下,還能教好學生。但是教育問題又豈止是教師的職業穩定性問題那麼單一?青年學生的價值教育,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教育大問題。教育能為我們的青年人帶來多大的競爭力,去促進香港的經濟再起飛和迎接日益加劇的全球競爭?這些都是需要超越選舉政治局限的大智慧、大眼光的教育大問題。

 

2017年05月23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