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莫迪的政治苦行

  莫迪的政治苦行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長遠來看,莫迪與印度人民黨是一個可敬可畏的對手。但目前的邊境對峙卻幸虧是莫迪在位,為什麼這麼講呢?因為他有著太多太強的內政改革agenda了,他可不願自己的改革大計被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給拖垮了。誠然,他在自己鼓吹的民族主義情緒的約束下,沒有多少示弱退讓的空間。一退,或者說一被媒體建構起他對華示弱退讓的媒體印象,他的政治生命就危險了。

 

現在媒體對莫迪個人生活逐漸報導多了,他是一個素食者,事實上的不婚和禁慾者,有一個只相處了三個月就扔下不管的包辦婚姻妻子,無視任何親情,工作狂,工作之外一切世俗娛樂享受、興趣愛好幾乎都沒有,除了瑜伽之外。他一生人幾乎都在為登位掌權作準備。這總理之位和主導改革之權,是用了一輩子斷六親、滅六慾的政治苦行生活所換來的,豈能失去!

 

但是,不能退,不等於放任戰爭擴大化為中印全面戰爭Total War,甚至不能擴大為印度東部戰區vs中國西部戰區這種大範圍的局部戰爭/有限戰爭。這兩種放任,實際上他的改革計劃也不得不中止了。但類似八十年代中越邊境戰爭那種爭奪老山、法卡山之類的小規模但互不相讓的纏鬥,則是可以忍受的。

 

也不是沒有類似的先例,1967年8、9月,中印兩軍在乃堆拉山口Nathu La和其西北方向的卓拉山口Cho La (這是一個寂寂無名之地,不要與不丹境內同名的卓拉山口混淆了),進行了一場實戰。不要小看這次戰鬥,雙方都出動了團級以上炮兵部隊,參戰規模甚至超過了兩年後的中蘇珍寶島之戰!

 

雙方的炮彈落點全打在對方控制線之後,也就是說,炮兵陣地固然設置在自己國內(印度設置在錫金),但射擊目標則設定在對方國土上!但畢竟沒有擴大化為全面戰爭Total War。換言之,是在可控範圍內較量,這是不是會成為今天在洞朗較量的一種參照模式呢?

 

不要用尼赫魯與莫迪比較,前者在1947年完成獨立,1956年完成重劃各邦邦界以加強聯邦政府權力,1959年全面建成計劃經濟體系,到了1962年中印開戰前夕,尼赫魯的心思已經不在國內制度基建的完善化了,而是全情投入對外事務,既想當「不結盟運動」老大,更是以政治導師Mentorship的口吻和心態對周恩來、陳毅頤指氣使,雙方不打才怪呢,都想打一仗!但莫迪就不同了,他背負著龐大的改革甚至改造印度的計劃,怎能允許一場早產的中印邊境大戰干擾了呢!

 

2017年08月14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