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關於中印邊境對峙讓我們來「紙上談兵」

  關於中印邊境對峙讓我們來「紙上談兵」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分析得再精彩,說一千、道一萬,歸根究底還是一條:怎麼解決?或者說怎麼既不損失國格和主權,又盡力避免規模浩大的局部戰爭和全面戰爭。

 

姑且紙上談兵一回,權當自我智力遊戲,我這外行人當然不能用標準的「Operation Order(OPORD)作戰/行動命令」的五段落格式(Situation形勢,Mission任務,Execution執行,Logistics後勤支援,Command & Control / Communication指控通訊)。

 

分四個組成部分,同步進行,不是分先後次序:

 

第一部份,火炮尤其遠程火炮(不必把陣地往亞東縣甚至洞朗設置)的射擊目標,鎖定在從乃堆拉山口一直到洞朗沿線所有印軍可以越境進入的通道上,無論是炮兵觀測站,還是利用衛星定位瞄準,都要把這一線做到無所遺漏,行動當晚所有火炮輸入射擊參數。

 

第二部份,組織特戰部隊,準備夜襲逗留中國境內的四十多印軍士兵。之所以用特戰部隊,是盡量避免殺死對方人員,目標是繳械、抓捕,而不是擊斃,更不是驅離。

 

這個目標到底對中國現在的特戰部隊,是要求高,還是小菜一碟,無從得知,但行動之前反覆演練是必須的。畢業不是四個人,而是四十多。如果是四個的話,八十年代成立特種兵之前,偵察兵已經做得到。

 

第三部份,行動當晚同時撤走修路工程隊和設備。

 

第四部份,電子戰部隊對越境印軍與印度境內的上級指揮單位之間的通訊,採取電子反制,截斷其兩者之間的通訊聯絡。

 

我不清高寒地區會否對地面進行的電子戰效果帶來干擾,但即係會,出動空軍和無人機來進行也是必須的。

 

四個部分幾乎同步進行,只是有很小的時間差:

 

-電子反制,切斷敵人通訊和空中偵察。

-特戰部隊迅速機降,對敵人採取圍捕。

-炮兵沿邊境線射擊,既威脅入境印軍以迫其投降,又警告印度境內的部隊不要嘗試越境救人或增援,但炮彈落點不要越境。

-修路工程人員同步撤離洞朗。

 

入境印軍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和坐以待捕,開火反擊是必然的。所以特戰部隊應該包括能用英語、印地語向對方喊話「繳槍不殺」的心戰人員。

 

如果有印軍士兵拒絕投降,而朝印度國土撤退或逃跑,原則上不阻止不追擊,但如果邊撤邊朝中國軍隊開火並有所斃傷時,將其擊斃就合理合法了。

 

整個行動所期望達到的軍事與政治效果:

 

一,俘獲抓捕而非擊斃,減少流血人命傷亡加劇仇恨,從而增加兩國官方接下來外交善後的困難,也避免使兩國進一步仇恨加深。

 

二,抓捕之後,走(軍事)法庭程序,控告其非法入境和入侵,適當處罰之後,驅逐出境。用司法實踐和之前的特戰行動來向全世界展示中國行使主權。

 

三,炮火封鎖限制在國境線之內,有理有利有節,同時展現中國在壓制印度上具有遠程火力優勢,應該向全球宣傳宣示。

 

四,修路工程隊伍實際上撤出洞朗,老實說,不認為只剩一百多米的邊境公路在今天軍事科技下有決定性作用。特戰行動和司法實踐已充分證明了中國對當地擁有實質主權,撤離修路,其邏輯相當於1978年以色列和埃及達成的戴維營協議Camp David Accords ——以色列承認埃及對西奈半島的主權,但埃及確保不在西奈半島從事不利以色列的軍事行動。

 

軍事是政治的繼續,除非真的準備在政治上全面惡化甚至所謂的肢解印度,否則軍事行動與規模要嚴格服從政治的需要。

 

2017年08月16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