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不用瞎猜解讀!其實特朗普的戰略好坦白

  不用瞎猜解讀!其實特朗普的戰略好坦白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昨天,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任內新的「國家安全戰略」文件,標誌著美國將以有別於前屆甚至前幾屆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框架出台。瀏覽了全文之後,筆者倒覺得這是一份非常坦白、毫無掩飾的戰略文件,省去了許多不必要的紅樓夢索隱點評式的瞎猜解讀!

 

第一,特朗普政府就是明擺著與中國進行全方位競爭的。特朗普上任之後,到底他將如何處理中美關係,曾經有一段相當迷惑不確定的時期。到底他的民粹主義施政取向會不會反映到中美關係上,從而會對中國經貿採取敵對行動?還是他的美國優先、退出TPP這種帶有孤立主義傾向的政策會對中國有利?這種迷惑和引起觀察家們的爭論,並沒有隨著中美兩個元首先後互訪而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好了,現在這份戰略文件出台了,有統計說,全文有三十三處提及中國,是所有外國之中著墨最多的。

 

文件從保持美國經濟繁榮和安全,到維持美國全球和區域影響力(尤其是制定各種跨國秩序規則的主導權上),再到軍事戰略上的佈局,特朗普政府終於扔掉了之前所有的外交辭令和政治修辭,明確把中國定義為一個全方位(也就是說不僅僅是軍事或者經濟等個別方面的)、戰略性的(也就是說關乎世界全局而非僅僅是局部地域的)競爭對手。多麼坦白的一份文件!之前的不確定性一掃而光。

 

第二,特朗普對中國這個競爭對手的政治定性也是充滿了「創意」。筆者說的創意,並不是指引起內地觀察家和網友們那種恍如隔般的「修正主義」(Revisionism)修辭。老實說,在美國政治和歷史語境下的「修正主義」意涵,並不是當年中蘇論戰之下那種文鬥意涵,所以中國人可以對此莞爾一笑,但切勿誤讀。

 

縱觀這份文件全文,這裡提到的「修正主義」,似乎更多的是指美國必須以一種全新的、有別於往常奧巴馬時代甚至更早的美國政府的對華觀點,來重新為中國定性。

 

具體而言,以前美國對中國的政治定性,簡單講就是首先是一個政治意識形態上的異端------一個不奉行美國主導的普世價值的共產黨體制國家,儘管透過改革開放已經增加了一定的開放性和市場性,但這個本質是沒有區別的。歷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的這個定性不會有本質上區別,區別只在於一條:到底應不應該繼續支持中國進行更深入的經濟社會改革和支持中國融入各種全球化組織體制,來促進中國最終走向美國認同的普世價值式的體制改革。

 

有些總統及其政府支持這種「以經改促政改」的對華政策,有些總統及其政府認為「以經促政改」已經失去了效力,圍堵打壓才是正道。這幾乎是從八十年代到冷戰結束後,歷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取向的鐘擺軌跡。

 

但特朗普政府提出的「修正主義」,似乎要擺脫這種過度強調終極政治變革目的論的「泛政治神學」式的傳統看法,而是純粹從戰略而非政治哲學/政治神學的角度來定性中國------中國最終走不走向美式普世價值,不是特朗普政府關心的,但中國的政治影響力或者說中國模式正在對本來只仰慕學習美國的其他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產生了實質的感召和榜樣效果,從而從實質上削弱、蠶食了美國的影響力,或者說軟實力,這樣就對美國構成了戰略性的威脅了!難怪文件提綱挈領的口號是「有原則的現實主義」(Principled Realism)。

 

一個簡單的比喻,以前的美國政府對華政策,好比一個執拗的神職人員,不計工本地想把中國度化/受洗,這個目標不變,不同的只是手法而已。結果,這種做法真的太「不計工本」了,以至於中美之間實力此消彼長。現在的特朗普政府則沒有把重點放在把中國度化/受洗,但卻對中國對其他國家的感染力和榜樣作用非常敏感,中國在搶美國的「粉絲」!

 

因此,特朗普的競爭戰略就比以前的美國政府更加務實,即不會因為不計工本而損害自身實力(看看歷任美國政府及其僕從「民間組織」在傳播普世價值上花了多少錢、透支了多少外國對美國的政治信任),更會小心計算成本利益,TPP這種圍堵中國但損害自身的笨政策堅決放棄,但要求盟國分擔經費與責任的泛印度洋、太平洋戰略就無妨進行。

 

最後,有評論認為,這份文件也僅僅是一份官樣文章而已,一如既往的文件,制定之後,新聞報導之後,就被人忘記了。這是美國資深外交官包道格Douglas H. Paal的公開評論。

 

的確,由於國家安全戰略文件一般都不會列舉任何實施這些戰略目標和原則的具體政策和措施的細節,從而使得這類文件往往看上去好像只有戰略目標和關於如何勾劃出這些目標的當屆總統的政治和戰略價值觀和推理,以致於從來都有一派外交和戰略學者的觀點是對這種文件採取一種「平常心」的態度。

 

不過,兩項理由使得這種平常心看法不成立:首先,制定這種文件是總統的憲制責任,不可能不當一回事。其次,正如總統在國會發表的國情諮文一樣,文件本身甚少提及具體政策措施,國情諮文的篇幅更是遠比國家安全戰略要短小得多!但是,這兩類文件實際上都是直接影響著文件公佈之後美國政府和國會中執政黨的立法和預算政策傾向。

 

之後無論是公開的政策,還是保密的戰略和安全政策,其所涉及的(可能需要的)立法修訂、(必然需要的)財政撥款,以及操作細節,負責制定的政府部會或者國會委員會,都必然依據這兩類文件作為指導原則和具體政策目標的設定。負責審擬批准的國會或者屬下委員會,也必然依據這兩類文件來作為審議的標準。因此,不要相信像包道格那種看法,他要麼是在故佈疑陣,要麼是出於對特朗普的政治厭惡而刻意貶低。

 

2017年12月20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