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反對派反對「一地兩檢」的深層心理

  反對派反對「一地兩檢」的深層心理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今天,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一地兩檢」合作議案,支持和反對的觀點已經在社會上討論了許多,法理的,經濟的,不一而足,在此不贅言。筆者反而有興趣談談,那些反對一地兩檢的反對派政團和他們的粉絲,到底是出於什麼心理來反對這件幾乎民意壓倒性支持的事情。

 

首先是深入骨髓的恐懼,也就是對內地和香港兩地進一步加強聯繫的恐懼。如果不是源自這種恐懼心理,那麼這種近乎偏執的反對態度是無法解釋的。

 

反對派的政團也要看選舉選票,既然許多民調顯示,支持「一地兩檢」和高鐵盡快通車的民意都是佔據高位的,照理來說,對民意異常敏銳的反對派政團沒理由看不到這個趨勢。既然如此,何以反對派政團仍舊逆民意而大加反對呢?肯定是存在著使其無視民意支持而反對到底的根本因素。

 

其實這個根本因素說出來也不複雜,反對派的政治生存,完全有賴於保持內地與香港兩地絕緣隔閡,有賴於持續麻醉他們的粉絲支持者:內地和香港是完全不同的,香港代表先進,內地代表落後,香港無須依靠內地也可以繼續維持繁榮穩定,內地是通過加強兩地聯繫來蠶食香港經濟和核心價值。這完全是一個經不起任何事實檢驗的假象想法,但偏偏在香港就不乏信以為真的人!

 

然而,如果「一地兩檢」通過了,高鐵順利通車了,這個假象被徹底戳穿的機會就大幅度提高了。但凡與內地交流和工作合作比較多的港人都會感覺到,內地有再多的缺點,但無可否認的是,她在飛速改善進步之中,而且是飛速!因此,當「一地兩檢」通過和高鐵通車之後,兩地的交流變得更加便利,更加頻繁,那麼從這個假象中清醒過來的市民將越來越多,這就直接動搖反對派政團賴以生存的社會基礎和思想基礎(如果我把假象也當作一種「思想」的話),那麼反對派政團就會有徹底崩盤的危機。

 

從這個角度來看,才能深刻理解,為什麼靠選票維持政治生存的反對派政團竟會無視民意支持而反對到底,一地兩檢高鐵通車對於反對派來說,是釜底抽薪的威脅。

 

其次是片面的法理側重。「一地兩檢」,首先當然是一個法律安排。由於這裡牽涉到基本法,故此大眾有所憂慮,也是可以理解的。問題是,從全國人大常委會,到各方法律學者專家,已經反反覆覆論證了「一地兩檢」安排符合基本法和其他相關法律規定,但反對派仍舊不依不饒,無視說理,堅持宣稱這是有違基本法。

 

這裡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當論及「一地兩檢」安排時,反對派就會祭出「違反基本法」的說法。但一提到履行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憲制責任,反對派卻又變成無視基本法規定,徹底反對到底。

 

這就使人對反對派的法治觀非常納悶了,反對派所謂的法治核心價值論,其實說到底還是一種法律功利論------當法律對自己政治上有利時,不妨宣揚法治;反之,法治又被拋諸腦後。

 

所以,每當反對派提出法治怎麼怎麼樣的時候,讀者市民看官們,無須把他們所說的太當一回事。何止「一地兩檢」,二十三條立法什麼時候落實,是檢驗反對派乃至一切人士是否真心擁護基本法和法治精神的根本準繩!

 

2017年12月27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