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美國國防戰略簡要的政治賬:巧婦難為抑或以本傷人?

  美國國防戰略簡要的政治賬:巧婦難為抑或以本傷人?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繼剛過去的12月美國總統簽署發佈《2017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下簡稱「報告」)之後,1月18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又簽署發佈了《2018美國國防戰略簡要》(下簡稱「簡要」)。在簡要文中,赤裸裸地提出了比《報告》更吸引中國人眼球的內容,例如:

 

——國家之間的戰略競爭是當前美國最基本的國家安全考量(Primary Concern),而恐怖主義不是!(簡要的第一頁)

 

——全文多次列出五個(類)競爭對手,包括中國、俄國、北韓、伊朗和恐怖主義組織,在敘述這五個對手的排列是,中國總是排第一位;

 

——明確稱中國是一個軍事和掠奪性經濟手段威嚇鄰國和印度-太平洋地區,乃至既利用美國自二戰以來開創的國際規則牟利,又同時破壞該規則的國家(簡要第二頁)。

 

這就比之前的報告來得更加針對中國,更加展示出對抗意味。然後接下來整個簡要文件概括但全面地闡述如何因應中國等競爭對手的冒起,推動各軍種(陸、海、空、天、網)、各軍事職能部門(指揮控制、情報、偵察、通訊和後勤)、軍對與民間部門合作、與盟國分工合作等全方位的應對戰略和革新思路。一言蔽之,中國不是唯一的競爭對手,但肯定是最重點針對的對手!難怪簡要一公佈,中國乃至整個華人社會的輿情又激發起來了。

 

不過,光是盯著這份簡要的軍事色彩,並不能更全面地看這個問題。所謂國防戰略,也只是附屬於國家大戰略,更不得不服從於政黨政治的邏輯!此話怎講?且看------

 

第一,雖然簡要全文都沒有提到一個錢字,全文只有11頁,卻14次提及「投資Investment」,八次提及「要創新Innovation / Innovative」,創新就意味著花錢,不花錢少花錢可買不來多少創新。

 

可想而知,如果真的要全面落實這份簡要及其不公開的報告全文所提到的戰略,要增撥的預算肯定不是一個小數目!皇帝不差餓兵,何況美國是要維持全面技術優勢的軍事力量?根據去年提供給國會的2017-2021國防預算規劃案,起碼要在創新、維持力量優勢方面增撥520億以上。

 

第二,以2016年美國國防預算的用途劃分為例,總數超過7700億美元,其中真正歸國防部運用的,是總額5340億元的國防基礎預算,裡面有三分之二近3500億元已被用在國防部的日常開支與軍人薪金上了。另有1879億元是撥給國務院、國土安全部、退伍軍人局等與國家安全防務相關、但不歸國防部管的部門。最後有超過500億是用在海外軍事行動上,例如反恐、阿富汗作戰等。

 

這裡的結論是,這7700億美元的預算,雖然超過軍費預算排世界第二、第三、第四等幾個國家軍費的總和,但一撒下去,卻沒有多少能用在開發新的武器裝備、技術更新和作戰手法創新等方面,大有好綱用不在刀刃上之嘆。而國防部屬下單位也經常抱怨不得不向國會申請臨時撥款,甚至在軍工採購時不得不賒借!造成不敢在軍事革新方面有太過長遠的考慮,不得不困宥於短期行為。

 

第三,眾所周知,美國政府和工業經濟之間的關係,是一個「軍工複合體」,其背後邏輯是國防部和大型軍工企業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甚至可以說是利益共同體。美國維持龐大軍備未必完全是國家安全的需要,但至少是軍工企業和能源公司老板的需要,也是相關工程技術人員、工人的需要。

 

而從政黨政治上最能反映這種需要的,當然是特朗普總統所屬的共和黨。可偏偏在簡要公佈一天之後,也就是1月19日,美國參議院在民主黨的反對之下,否決通過聯邦政府運作賴以支撐的撥款決議,造成聯邦政府即時關門shutdown!

執政共和黨要求先推過這筆政府運作預算再說,而民主黨則堅持政府要先從醫改方案等前朝改革問題上有所讓步,否則就是不批。

 

連政府都不得不關門了,去年提交的2017-2021國防財政預算規劃,恐怕也難逃反對黨的百般阻撓。從深層次矛盾來看,這也是代表軍工能源產業的保守利益集團與代表多元政治的所謂自由派之間的互不妥協。

 

第四,這次造成聯邦政府關門的參議院決議,共和黨有51票,民主黨有49票,但這種撥款決議卻要求必須在參議院取得60票方可通過。關門大吉之後,政治嗅覺敏銳的特朗普馬上連續發了幾個推特,把民主黨的否決行為直接與國家安全聯繫起來,抨擊民主黨人「把縱容非法移民凌駕在國家安全與邊境問題上」云云,更呼籲網民:「參議院共和黨缺九票!」

 

顯然,這是為11月即將舉行的中期選舉作宣傳。中期選舉結果,既關乎他之後的施政能否得到國會的配合,更關乎萬一遭遇彈劾案,自己的政治生命之成敗!

 

第五,儘管在元旦前後,特朗普自豪地宣稱自己一年施政帶來了諸多經濟數據指標的上升,例如股市上漲、失業較低、減稅、海外軍工訂單額度大增等等,但偏偏有一項指標他絕口不談:美元指數!

 

截止到筆者撰寫本文期間,美元指數在上述經濟指標好轉的大環境下,卻是連番下挫,以美元計價的黃金自然順勢上升,然而卻並無任何戰爭事件推高金價,美元指數卻朝著90.30下滑,是2015年一月以來最低點!

 

筆者不是財經專家,無從判斷美元下跌的原因。但在美元持續跌勢之下,特朗普要大規模落實增加國防預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美元跌勢,會打擊外資,從而缺乏足夠的資金。

 

同時,美元跌勢使得美國不敢輕易再用量化寬鬆這種進一步打擊美元匯價的手段,說白了就是不敢輕易用印紙幣的手段來支付上述預算。最後變成類似於《宋史》所言:樞密方議增兵,三司已云節餉的尷尬。(樞密是北宋最高軍事指揮機關,三司是最高財政決策機關)

 

綜上所述,不必因為這份簡要的尖銳用語而過份緊張,在政黨政爭和美元下滑的政經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大有巧婦難為無米炊的無力感。

 

但隨著十一月中期選舉迫近,特朗普在公在私,都一定會拿著這份有賬無錢的預算規劃,以攻為守,把民主黨人否決撥款解讀為損害軍工、能源等行業選民利益,就算撥款最終遲來,但執政黨在國會議席拿夠了,才更為重要!

 

2018年01月23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