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反分裂之大局重於議席得失之小節

  反分裂之大局重於議席得失之小節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今天中午新聞消息傳來,特區選舉主任正式裁定一名「香港眾志」的立法會補選參選人,提名資格無效,不能參加補選。隨後,政府政務司長在見記者會時表明,任何團體和人士推動自決包括獨立,是不符合基本法的。雖然其他的補選參選人提名是否有效,直到筆者撰文這一刻,仍未公佈,但是這一消息已經在媒體和社會炸開了。

 

本來,所謂的公投自決和獨立,根本就是一體兩面,一暗一明但本質相同的政治主張。獨立是顯性而明火執仗要把香港從中國領土中分離出去的主張,連主張港獨的人自己也毫不諱言是違反基本法和中國憲法的,因為他們從根本上就拒絕承認中國憲法和特區基本法的憲法及法治權威。而所謂的公投自決,則是一種相對隱性的港獨主張,遠比顯性港獨來得更具欺騙性。

 

像香港眾志這種所謂的追求公投自決的組織,對市民尤其年輕一代,極具誘惑力和欺騙性,因為他們宣稱只是追求所謂香港市民自決前途,而所謂的“獨立”只是公投之中的其中一個選項,沒有說必然追求這個選項。這種模糊手法正是其欺騙所在,何以故?理由如下——

 

首先,如果本身是反對港獨的,那就根本沒有必要設置這個選項,更沒有必要搞什麼公投。既然預設了「獨立」這個選項,本身就說明這個組織及其成員是認可「香港可以獨立」的,否則不可能預設這個選項。正如一個餐廳為食客提供各類套餐,不可能有一套餐是包含已經被醫學界營養學界證明是對人體明顯有害成分而同時又是法律已經禁止的了。如果餐廳照樣故意提供,只能證明這個餐廳是存心靠害。

 

另外,公投這種政治行動本身也是沒有任何法理依據和政治合理性的。中國憲法和基本法沒有任何條文賦予包括香港特區在內的任何一個中國地方有公投的權利,這個法律常識已經不必再多說的了,同時在政治倫理上也說不過去。

 

香港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香港人本身也是與內地廣東,福建,江浙等不同省份的人是籍貫相同的,就算新界原居民,也是客家人和東莞圍頭人。甚至連水上人家蜑民,也是源自歷史淵源非常古老的中國先民。既非一個獨立民族,更非一個獨立國家!如果真的公投,那也是全國十三億人一起公投香港取向,而不是這裡的幾百萬人。

 

因此,所謂的公投,其本質就是利用一種貌似「你有得揀」的消費選擇式的心理,去利誘欺騙市民,隱藏其追求港獨的意圖,加深其「民主程序」的包裝,從而繼續把香港社會的關注焦點轉移到違法違憲兼毫無建設性的無謂政治爭抝中去,既撈取政治資本,又滯後香港發展。

 

因此,這一次選舉主任的裁斷,可以說是意義深遠,重新肅正對基本法的正確認識,把公投這種隱性港獨來一個Knock-out ——一次性全壘打予以擊潰,省去以後糾纏不清的大量爭議。

 

不過,一直以來也有觀點認為,如果這次再DQ反對派參選人,很可能會激發反對派支持者空群而出,在三月補選採取一種「報復性」投票行為,有可能穩拿四席補選議席中的大部分乃至全部。

 

筆者對此不以為然,斷然否定公投這種隱性港獨,比兩三席立法會議席來得重要多了。前者是關乎香港社會長治久安,而後者只關乎這一屆立法會,而這一屆已經過了超過一年了。而且,退一萬步講,就算真的四席全被反對派拿走了,其實也只不過回復到2016年9月立法會選舉後的結果而已(未計另外兩席),那又如何呢?天塌下來了嗎?

 

何況現在又沒有政改議題的糾葛,立法會議事規則又修改了,這個議席分佈並沒有對施政構成致命的威脅。相反,這一次選舉主任的裁斷,可以對所謂的公投主張起到了定紛止諍的壓倒性作用,可謂大局之權重,遠勝於小節之進讓。

 

當然,反對派雖然一早已經做好了換人選,應變化的準備,但在選舉主任裁斷這個問題上,不會輕易放過而認輸,七天之內會否向法庭提交選舉呈請,值得密切留意。

 

雖然以之前「香港民族黨」陳浩天的同樣性質的選舉呈請(案件編號HCAL 162/2016)來看,法庭不會因為審理呈請而影響選舉的進程,但仍要留意「香港眾志」在參選人被宣布提名無效之後所發出的新聞聲明,至少其中兩條值得關注:第三條提及,「不給予參選人辯解的機會」,這個可能被對方及其法律代表視之為有違程序公義due process,法庭未必不接受;第八條提及,「近乎永久地剝奪港人的政治權利」,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同時以捍衛自由和權利自詡的普通法法官,未必不認同之。

 

一言以蔽之,法庭未必不受理,這又將是一場影響深遠的司法訴訟。

 

2018年01月27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