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回歸「The economy, stupid」?看特朗普首份國情咨文

  回歸「The economy, stupid」?看特朗普首份國情咨文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The economy, stupid,這是(拼)經濟,笨蛋!」這是一句源於上世紀九十年代的美國政治口號,講者是克林頓參選1992年美國總統時的政治策略師James Carville。

 

1991年,老布殊總統發動第一次伊拉克戰爭,大獲全勝,國內民望支持度升至90%,但隨之而來是經濟不景氣。於是乎,這位克林頓競選策略師決定充分利用了這次經濟不景氣,在一次競選工作人員內部會議中,正式提出了三個主打競選口號,為贏得選戰定下以關注經濟民生壓倒戰爭業績的基調,而上述口號,則是其中之一。一年過後,對老布什總統表示不滿的民意調查迅速攀升到64%,總統大選勝敗已定。

 

其實這個政治典故也不是什麼希罕的事,西方選票主導的民主體制,選民從來都是關心國內議題,多於國外議題;關心經濟民生,多於軍事外交------除非敵人打上門來了,例如日本偷襲珍珠港,恐怖分子發動「九一一」襲擊,希特勒不滿足於吞併捷克蘇台德地區而要擴大侵略(對英法兩國普遍支持綏靖政策的廣大選民的衝擊)等等。昨天,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國會發表了第一份國情咨文,引起普遍的關注。如果結合去年十二月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以及一月發表的《國防戰略報告》,其實昨天的國情咨文才是特朗普最重要的施政文件。

 

我們看看這份國情咨文的內容分佈:

 

首先,不錯,特朗普是在文件中重申了中國、俄國是所謂破壞美國秩序、價值和利益的戰略對手;不錯,文件是提到了呼籲國會停止「危險地削減」軍隊開支,同時更新核武庫。那又說明什麼呢?這些內容佔全文不到二十分之一!雖說國情咨文從憲法規定而言,應該是向國會報告「聯邦的情況」(the State of the Union的字面本義),也就是說內政為主,軍事外交安全議題應該由其他專項文件來承載。

 

但是,對美國政治運作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國情咨文可從來不僅僅是一份「內政情況報告」,歷任總統會在這份文件中突出自己未來的施政重點,並不分內政外交,老布什總統在1991年的國情咨文中提出「星球大戰精簡版」,提出打造戰略導彈防禦系統;小布什總統在2002年的國情咨文中首次提出「邪惡軸心國家」的提法。更重要的是,國情咨文內容會伴隨著總統提出的施政重點,從而等同於向國會、向民眾宣示了與施政重點相關的未來的立法重點(引導國會議員尤其執政黨議員的立法傾向,總統無權提出立法)和預算重點。

 

可關於如何反制中俄這兩個戰略對手,內容幾乎就那麼一兩句,哪會是特朗普真正關心的重點議題!更不談不上是未來預算與立法的重點項目。(有關從預算角度開美國國防戰略,請看本欄目文章:美國國防戰略簡要的政治賬)

 

然後再看看與經濟民生相關的內容,這裡從自吹自擂政績,到提出未來施政重點,佔據了壓倒性比例的內容,足足有五分之四!關於特朗普的吹噓政績技巧,就不必多說了,無非就是「數據+ 故事」------拋出有利自己的施政數據,例如增加了多少工作崗位和減免了多少賦稅,再加上幾個接地氣的民眾個案故事,還把個案故事的真實人物請到國會山莊來,以增加故事的真實性和感染力。

 

特朗普把國情咨文的宣讀,當成一場電視直播「美國夢真人show」!但更加能說明他未來施政重點的是,他用了遠比描述軍事外交來得細緻具體的闡述,來說明將會進一步做什麼,不妨看看這些舉措將帶來什麼樣的選舉利益------

 

--呼籲國會增加1.5萬億元的基建投資------以實惠來討好選民;

 

--繼續淘汰和修訂他認為對美國不利的國際貿易條約和協定------以一再宣稱的貿易戰來討好把自己經濟失落歸咎於外國人的選民;

 

--重新細緻地檢討移民政策,不排斥移民,但要有足夠的符合美國利益和價值的移民審查------修訂自己的民粹主張,擴大自己的選民基礎至移民群體,以及對移民持同情的本土選民;

 

--呼籲投資給職業培訓,以及協助刑滿出獄人士的技能培訓和重新融入社區------把選民基礎進一步擴大到部份弱勢社群中去,而這些選民正正是以前不為共和黨所重視、而又飽受民主黨或者自由派意識形態美言所忽悠的人!

 

最後當然是朝鮮問題,特朗普借用了兩個非常能煽情的真人真事:受虐而死的美國大學生和受虐而逃的朝鮮脫北者,以批判朝鮮的殘暴來反襯美國的偉大,這是最能激發普羅民眾大美國主義精神的動人場面。可是,特朗普卻絲毫沒有提過要用任何具體的行動、尤其軍事行動、尤其是要花大錢的軍事行動,來反制這個「很快就會威脅到我們家園」的敵人。他只提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用詞:「運動Campaign」------「我們要發起一場施加最大的壓力的運動(We are waging a campaign of maximum pressure to prevent that from happening.)」!這說了等於沒說!

 

好了,我最後的結論是:

 

第一,軍事外交、國內經濟、選舉政治這三大方面,華人社會的報導重點是依循這個次序。但我認為判斷特朗普施政重點,次序應該剛好倒過來------選舉政治最重要,其次國內經濟,最後軍事外交,至少在特朗普三年後競選連任之前,都應該依循這個次序!畢竟特朗普不是挾優勢民意上台,也不是執政共和黨中的主流,如此險惡的執政基礎,注定他必須事事首先考慮如何「固本培元」和逐漸擴大選民基礎。

 

第二,今年十一月中期選舉,是特朗普必須關心的頭等大事,如果共和黨能夠再次大勝而保持在兩院的優勢,那麼特朗普就會徹底從共和黨的末流變成真正的主流和領導者,對於接下來的施政有著無與倫比的重要性。因此,特朗普需要實際政績、需要選民對他施政的美好期望來為共和黨選舉添姿加采。所有成功商人和政客,都是一流的顧客和選民的「期望管理者」,何況特朗普同時具備商人和政客的身份!

 

第三,中國應該如何與他打交道?那當然是運用商人的思維!對於朝鮮問題也好,對於印太聯盟也好,對於所謂即將來臨的貿易戰也罷,不妨全從上述三大方面的排列次序來考慮,特朗普的痛點是在選民基礎和選民對他的評價及期望。與之無關的,他說得再響亮也無關大局;與之相關的,等於動了他的奶酪,他一定拼命!

 

不妨謹記特朗普在一月二十八日達沃斯論壇上的演講題目:America is Open for Business。英諺有云:Everything is Business。

 

2018年02月01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