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拒絕「美金」檢控日 正是廿三條立法時

  拒絕「美金」檢控日 正是廿三條立法時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對,讀者您沒看錯,我文章的題目不是「黑金」,而是「美金」------極有可能來自美國的政治資金、政治獻金!簡稱「美金」。何以故?且聽我道盡詳情。

 

今天,許多媒體都有報導,律政司決定,對於在2012-14年間黎智英透過曾任美國海軍情報員的助手Mark Simon,向反對派議員或政團秘捐共逾四千萬港元,而受捐議員沒有向立法會申報一事,正式不作出檢控。

 

報導一出,社會嘩然。輿論和許多建制陣營人士猛烈抨擊,認為律政司和負責調查的廉政公署處事不公,放生反對派金主和涉事議員及政團,甚至有觀點形容為「回歸以來最黑暗的一日」。

 

但筆者的關注焦點卻並不在放棄檢控黎老闆和一眾反對派議員,我的關注重點卻在那位曾經擔任海軍情報員的美國人Mark Simon身上!為什麼呢?

 

首先,現在不會構成誹謗的、標準的新聞報導表述方式是「黎老闆透過助手Mark Simon向反對派議員或政團秘密捐助資金」云云,這裡的重點是,到底誰是主、誰是客?到底是黎老闆透過Mark Simon來捐款,還是其實應該是Mark Simon以黎老闆助手的名義,獨立運作這筆政治捐助資金的來源、保密、輸送、記賬乃至「衡工量值」?筆者當然沒有任何內幕,但是至少有兩條理由,可以說明這個主客易位是一個合理的推測:

 

第一,眾所周知,黎老闆的壹傳媒過去幾年一直經營困難,在2012-14年間連續是台灣賣盤、香港裁員、變賣資產等,在2013年中更是公佈全年度虧蝕十億元,並向銀行取得五千萬元循環貸款融資,但反過來卻能向反對派捐資四千萬元。這筆錢到底是不是真的屬於黎老闆的?公眾有權作此合理懷疑。

 

第二,Mark Simon被媒體報導的身份背景實在太複雜了:來自情報世家,本身當過美國海軍情報機關人員,美國共和黨香港支部主席等等。不是因為他是美國人,所以就不信任,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有外國人在不是什麼希罕事,但像他這樣的情報和政治背景來香港的媒體集團工作,就很稀罕,來香港與反對派政客議員處理政治捐助就更加稀罕!

 

因此,如果香港社會有人懷疑Mark Simon是代表某種外國政治勢力,借住黎老闆的媒體集團作平台,向香港反對派政團進行政治捐助,那麼這個懷疑完全是一個合理的設想。

 

其次,現在香港媒體和建制陣營把關注焦點幾乎全部放在律政司放棄檢控的理由,以及對黎老闆和一眾反對派政客逍遙其外感到忿忿不平。所謂禍兮福所倚,我卻認為,當下這種情況恰恰證明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提供了最好的例子和時機!

 

黎老闆的捐款是不是黑金,不是重點,是不是「美金」------來自美國西方國家政治勢力的政治獻金,才是重點所在!香港向來銳意打擊有組織罪案,也就是所謂黑社會罪案。如果有政治獻金是來自黑社會組織捐助的,現在的香港法律反而能夠有效打擊,所以才說是不是黑金並不是重點。

 

但根據媒體所報導的律政司不作檢控的理由,原來是有鑑於之前審理的梁國雄涉嫌收受黎老闆25萬元而沒有向立法會申報一案。當時區域法院法官認為,沒有任何法例規定立法會議員不得接受任何人士或機構的捐款,最後判梁國雄罪名不成立。

 

現在律政司認為,基於這些反對派議員們的情況與梁國雄情況類似,故此律政司不能證實黎老闆、Mark Simon等人涉及串謀公職人員(此處指受捐款的反對派議員或政團)行為失當罪。

 

那麼換句話說,這等於公開承認一點:

 

沒有任何法例規定立法會議員不得接受任何人士或機構的捐款,同時無須因接受了就要申報。

 

請注意!這裡的「任何人士或機構」就必然包括外國任何人士或機構的政治捐款!

 

等於公開承認,原來目前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去禁止本地政客議員和政團接受外國人士及其機構的政治捐款!

 

等於公開承認,目前沒有任何本地法例可以起到落實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中提到的「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還不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

 

2018年02月02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