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從預算案的花錢方式看特區教育施政(上)

  從預算案的花錢方式看特區教育施政(上)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財政司長公佈新一年度財政預算案,教育公共開支從來是政府開支中佔最高比例的政策範疇,平均每年佔總政府開支兩成左右。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不妨從預算案中的與教育相關的支出方式,來看看特區政府如何在教育方面施政。

 

與教育相關的預算內容,並不僅僅限於在教育章節,廣義上還包括持續進修、青年發展、助弱扶幼和共享成果等章節的若干條款。因此,有提及具體款項支出安排的條文總共有十五條,其中十條放在教育章節,其餘放在青年等章節。但更為重要的是,要看財政支出的具體方式,因為支出方式意味著該政策措施所得到的重視程度。一般來說,政府在預算案中的財政支出方式有三大類:

 

第一是經常性支出(recurrent expenditure);

 

第二是基金注資(fund -injected),包括配對基金注資(matching fund);

 

第三是預留撥款(additional provision);

 

第四是一次性撥款(one-off grant)。

 

這四種支出方式,可以說是特區政府最為常見的財政支出方式。經常性支出意味著政府對這方面措施最為重視,因此以每年作為固定支出項目和金額(依通脹調整)來支持這項措施長期落實執行。由於教育支持尤其是基礎教育方面,學校的資助是佔最為大比例的,而學校的資助額又以教師的薪金佔壓倒性比例,故此過往經驗顯示,政府不輕易把一項新增的開支列為經常性開支,畢竟在生源持續下降而教育開支佔最大開支比例的背景下,政府尤其是財政司長和庫務部門很難再輕易增加新的經常性開支項目。

 

在這一次預算案中「有幸」列入經常性開支的教育類支出,只有一條:

 

第119段:「我建議再增撥二十億元的經常開支,以進一步實踐優質教育,措施包括提升教師專業發展、加強對幼稚園的支援、檢視和改善融合教育,以及支援學校加強推動全方位學習。」

 

雖說從第118段已經重申,今屆政府已經承諾增加五十億元教育經常性支出,其中三十六億元已經通過,換言之,現在再增加二十億元已經是超過了當初的五十億的承諾水平。如果單純從這個角度來說,這二十億元的經常性支出,當然是超額完成政綱承諾。但是,如果從教育的角度來說,又沒有想像中那麼具開創性、進取性。二十億元,要分攤在提升教師專業發展、支援幼教、改善融合教育和推動全方位學習四個方面。預算案沒有提及這五個方面到底如何分配這二十億元,但不妨細看:

 

-提升教師專業發展,以上一個財政年度的預留撥款計算,共花費七億元;

-加強對幼稚園支援,這裡是指什麼支援,並不清晰,但過去三個財政年度,單學券制資助額就大約每年五億元;

-近年每年對特殊教育的支援大約是一億九千萬;

-全方位學習,這既是教育局有專責部門跟進的項目,同時又是賽馬會全方位學習基金支持的項目。

 

總括而言,關於教育經常性支出,有以下幾點感受:

 

第一,政府並沒有真的開出新的教育支出項目來,只是將在過去試行過的幾個一次性撥款或者預留撥款支出項目,變成今天的經常性開支而已。換句話說,政府的支持政策是非常保守與小心翼翼的,會以漸進試行的方式來推動項目開支從一次性撥款或者預留撥款,慢慢過度到經常性開支,但這個發展不是必然的!另外,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屆特首和政府雖然「豪擲」五十億元經常性支出,但「豪氣」的背後,還是有非常小心的試驗先行為基礎的。

 

第二,這些經常性支出與近年對生源變化的預測毫無關係!同時二十億元也不可能達到落實幼師薪級常規化的要求(業界估計起碼十幾億元)。這就讓人非常納悶了。生源人數的變化,直接影響到師生比例,繼而直接影響現有的中小學的資助額度的變化。資助隨生源減少而減少,則老師教席的穩定性出現問題,老師不可能在遑遑不可終日的情況下,依然能春風化雨。倒不是說要求財神爺直接解決這個本屬教育局的問題,但至少應該在財政預算支出方面關注到這一個問題,並預留一定的財政措施應對之。

 

第三,全方位學習,這既是教育局有專責部門跟進的項目,同時又是賽馬會全方位學習基金支持的項目,正如預算案第126段有提及,政府預留二十五億元成立全新的學生活動支援基金,以取代賽馬會基金,這裡豈不是重複了支出?學生全方位學習當然值得大力支持和鼓勵,但為什麼會出現第118段和第126段的重複預算?這個顯得最為莫名其妙。

 

2018年02月28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