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司馬文的「魚唔過塘唔肥」

  司馬文的「魚唔過塘唔肥」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在這次三一一補選中,如此多的參選人,本來政治變幻莫測,但「變色龍」的頭銜卻始終落在一個黨派色彩難以明確的候選人身上,這就是參選建築及測量界的司馬文先生。

 

之所以說他「黨派色彩難以明確」,當然不是說他現在以CoVision團隊名義參選不清晰,而是指他2006年參加政治選舉活動至今,至少換了5個不同的政團,而這些政團之間的立場差別,以及他的政治行為變化之飄忽,幾乎可以與香港政治光譜等同了——從本土「港獨」政團,到泛民政團,再到中間偏建制團體;從參選區議員,到抱團論政智庫社團去參選,再到參加全國人大選舉。從據說躲避祖國兵役而來到中國香港,到看見沙士之後又想回流荷蘭,近年又忽然放棄外國國籍而歸化中國國籍。

 

這種從國籍變化到議會參選的政治大幅度鐘擺行為,可謂大開大闔、濃墨重彩,我不敢說在香港政治生活中是唯一可見的,但怎麼也是絕無僅有的吧。

有朋友和同學曾經問我,粵語有俗語謂:魚唔過塘唔肥,意識是指在工作職場上跳槽轉工,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要跳槽轉工,才能增加收入,就像養魚那樣,魚要從一個池塘轉到另一個池塘,才能增加體重變更肥的魚。因此,司馬文這種變色龍行為無可厚非。

 

此言差矣,大大地差矣!如果單純是個人工作職場事業發展,當然可以是「魚唔過塘唔肥」,因為這是私人事務private business,所謂人望高處,理固宜然。但是,參與政治選舉、社會政治事務,這完全是另一種性質,是屬於公共事務public affairs,公私事務,豈能混為一談!

 

私人事務,只要不涉違法和遵從商業契約精神,完全可以利益之上,哪處薪水高、收入高,便往哪處去,這一點無可厚非。但公共事務尤其政治參與,就另當別論了。

 

參政從政,首先是為社會服務,而不是為自己圖利。誠然,從政在客觀上的確也會帶來一定的收益和地位,但這不應該是從政目的但應有之義。既然從政服務社會,首先看待的是從政者本身有什麼政治理念、或者服膺於什麼政治價值觀。這是支撐從政者服務社會的最基本的信仰基礎,有理念有信仰,也是這個社會期望從政者應該具備的公共道德倫理。

 

正如同學在學校選舉學生會幹事、班長等領袖生職務時,首先應該是有自己服務同學的一個出發點,然後有具體如何在這個崗位上有所發揮以服務同學的具體構想,也就是相當於理念之類,才談得上參選領袖生。

 

不妨問問同學們,如果有一位參選學校領袖生的候選同學,原來他的參選純粹為自己個人利益,純粹為了刷亮自己的個人學生檔案,純粹為進一步升學擇業增加履歷資本的話,同學們還願意投票給他嗎?

 

有讀者可能會追問:司馬文並沒有說過出來參選是為自己利益啊,他的政綱一樣提到有好服務市民之類啊。的確他的政綱是沒有說參選是為了自己,即使真的為自己利益也不會這樣公然寫出來。

 

問題是,從他那種大開大闔式的政治立場變化,以及個人生活上不斷趨吉避凶式地逃避這個逃避那個,作為一個旁觀者,完全有理由懷疑他並沒有自己的信念理念,純粹是為了個人利益或者虛榮心而參與政治活動。

 

哪有參政者像他那樣頻繁、那樣大跨度地更改自己的政團背景乃至國籍!越是頻繁,越是說明他並無固定信念理念,越是說明他的參選,只是把公共事務當成個人牟利的工具而已。

 

編者注:本次參選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的還有謝偉銓。

 

2018年03月05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