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對於中美關係的兩點根本性思考(上)

  對於中美關係的兩點根本性思考(上)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自特朗普上台以來,中美關係似乎一直往下沉。雖然特朗普訪華時好話說盡,但拿下了兩千五百多億美元的訂單回國後,馬上翻臉,又是出台《國家安全戰略》文件、《國防戰略簡要》文件,直接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又是減稅、又是威脅要打貿易戰,更裹脅歐盟、日本等盟國一同參與在貿易上針對中國,更不用提鼓動印度、澳洲等國組成所謂的「印太戰略圈」,冷戰式圍堵中國的包圍圈隱然再現。這種「前恭後倨」式的外交手法與內涵,固然有特朗普他個人的行事風格,但更為根本的是,這只不過是反映了美國統治菁英們終於開始了全面調整對華政策的大趨勢而已。

 

對此,筆者有兩點根本性的思考觀點:

 

第一,美國對華的認知判斷與政策,將由冷戰後期至特朗普上台前的「以合作推動中國經濟改革來促進其政治改革」,轉變為視中國為「全方位的戰略競爭對手」,中國的飛速發展固然被視為對美國一個重大的實力威脅和地位覬覦,同時,中國的政治道路走向是否最終走向所謂的西方模式,不再是美國統治菁英的關注焦點,美國只把復興中的中國視為對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的重大挑戰,所以才構成「全方位」而不僅僅是經濟、軍事等個別領域的競爭。

 

第二,中國要實現民族復興的偉大目標,和平友好的國際大環境是不可或缺的。而面對美國這種對華態度與政策的轉變,可以選擇的應對手法不外乎兩條:一是繼續強調中美雙贏合作,鬥而不破;二是持續研發和儲備足以增加美國對華採取極端行動之成本與風險的綜合手段,以有效阻嚇美國走極端,尤其是萬一到了不得不破的時候。

 

先說第一點,美國對華認知判斷與政策的轉變。從中美建交以來,美國對華的認知判斷與政策,雖然經過許多的波折與變化,但有一條主軸似乎一直沒有變化過,就是認為只要中國開啟了改革開放,並持續進行經濟改革,那麼中國就遲早會走上美國認可的西方式民主政治體制道理,這也就是所謂的「全盤西化論」,或者至少原有的政治體制不可能再持續下去(這也就是所謂的「中國崩潰論」,政體崩潰繼而國家與社會崩潰)。這是美國政治菁英對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的政治經濟發展趨勢的一項最為根本的認知與判斷。

 

八九十年代,美國對華發展趨勢的認知判斷從期待「全盤西化」,迅速轉變為「中國崩潰論」,然而隨著中國安然渡過各種危機,發展勢頭反而變得比八十年代更為迅猛時,對華認知判斷又重新回到了期待最終走向「全盤西化」。故此說白了一句,無論是認為中國會崩潰,還是認為中國會西化,兩者共通之處在於:中國現有的體制不可持續。

 

因此,建基於這種體制不可持續論的認知判斷基礎,美國的對華政策都是在促成這種「自我預言的實現」------對中國的經濟改革開放採取一種合作、鼓勵的態度,以期中國經濟走向市場化之後,出現龐大的中產階級,以及所謂的內部改良派,從而促成政治體制出現符合美國西方價值和利益的重大轉變。雖然中間也頻繁對華採取經濟打壓和軍事圍堵,例如克林頓時代每年折騰中國的最惠國待遇談判,跨世紀的加入WTO的艱辛談判,奧巴馬時代的TPP圍堵等,更不用說台海危機、南海危機、東北亞問題之類領土安全上的較勁了。

 

但總的來說,美國對華政策尤其是經濟貿易方面,還是對中國經改採取合作鼓勵的態度和政策,從而希冀促成政改這個大方向來進行的,所以在中國加入WTO,中國加入各種國際組織並逐步擔任重要崗位等問題上,美國最終還是採取積極政策,同時雖然有貿易摩擦,但甚少上升到所謂貿易戰的層次,也少使用這種挑釁性的口號。

 

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逐步深入,中國的經濟實力已經相當深厚積累。從江時代提出的「從引進來到走出去」,也就是從單向的引進外資,逐步走向中國資本和企業走出去,到世界各地尋找投資發展機會,發展到今天蔚然而成規模的「一帶一路倡議」,從中國經濟體量畏縮在西方世界末端都不到,到今天成為第二大的規模,超越第一大的美國的時間,已經可以用統計學來加以預測了。

 

然而美國統治菁英們所期待的所謂全盤西化式的政改,卻不僅絲毫沒有出現的徵兆,反而隨著新一代中國領導人上場後採取的一系列振奮自信的施政舉措,而變得前所未有地渺茫!早在奧巴馬時代,美國統治菁英們其實已經意識到了這種中國經濟改革沒有帶來西方期待的政治改革、反而坐大了中國與西方競爭的實力。所以既有所謂「中美百年馬拉松競賽」之類的理論闡述出台,更陸續出現TPP經濟圍堵談判、對華貿易和投資審查越發刁難等經貿摩擦,更別提南海危機加深、挑動印度和澳洲的對華敵意行動漸增等國防安全威脅威脅,以及從內地到香港的各種帶有強烈“顏色革命”色彩的政治行動,均隱含美國的影子等等。

 

眾所周知,奧巴馬總統本來的施政重點是放在國內諸如醫改方案之類的民生議題,何以忽然在第二次任期內轉過頭來頻繁對華採取政治經濟打壓?這當然不是總統個人風格所致,而是反映了美國統治菁英們開始調整對華認知判斷,以及進行新的政策嘗試!

 

到了現在特朗普上台後,只不過是把上述對華認知判斷的改變,以及以此為基礎的政策改變,加以明確落實,並赤裸裸地通過各種國防、經貿(看看特朗普在達沃斯論壇上的發言)官方公告與言論,向中國以及美國的盟國們加以宣告而已。

 

誠然,特朗普的個人政治利益(也就是他和支持他的共和黨議員們的選民基本盤與金主們)與個人粗暴的行事風格,加速了這種認知判斷與政策的轉變力度與速度,但不能說這種轉變是純粹特朗普所造成。

 

特朗普的上台,雖然退出了TPP談判,但卻大肆叫囂要進行貿易戰,從減稅、對企業回美國投資進行補貼,到準備大規模針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和雙反調查,再到號稱對華赴美投資提出合資要求,並裹挾歐美和日本盟國一同進行,這些都是大幅度急轉彎式的經貿政策大轉變,所謂經改促政改的「包容式」認知判斷徹底拋諸腦後,明擺著就是要打擊中國經濟實力的進一步增長,明擺著就是以削弱中國實力進一步增強為手段,反過來重振美國自己的實力發展。再加上在台灣海峽、南海航行和所謂印太聯盟圈等地使用非經濟方面的政治軍事小動作來為中國發展進行遲滯行動,一言蔽之,美國就是把對華政策重新定位為:損人利己,或者說損華以利美!而且是全方位地進行!

 

2018年03月22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