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從「求其是但」到嚴準的語言規範

  從「求其是但」到嚴準的語言規範

學研社鄧飛

 

自港英殖民地時代以來,對如何「政治正確地」表述歷史事件,從媒體報道到課本教材,都是一種抱着「闊佬懶理」的放任態度,只要不過分攻擊殖民統治體制,便可過得了殖民政府似無實有的新聞審查機制和向來存在的教材審訂機制。從來對於諸如「一黨專政」、「中港關係」之類表述,並無規範化,各人自由發揮。

 

表疑慮未必是反對派

 

現在從特區官方表述,到課本教材開始要「揸正來做」,正如從來由儉入奢容易,由奢入儉困難,粵俚有所謂:做慣乞兒懶做官,有市民覺得不習慣,受約束,其實是可理解的。

 

推而廣之,其實同廿三條、國歌法爭議一樣:港人以前習慣了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至少在印象中如此),現在忽然不許這樣講,必須那樣說。自然普遍覺得不習慣。但是,千萬不要誤以為所有對教材用語、國歌法和二十三條立法之爭議有所疑慮的市民,都是反對派支持者,不是每個人都有政治敏感度和政治炒作興趣。

 

從前港英當局「闊佬懶理」,更多源於中文、中史、歷史這些學科本來是殖民地教育課程的次要閒科,管你作甚?自然造成歷史教材用語五花八門。剛回歸時,中央以最大包容對待香港特區,換旗換督、餘下不變。但這種政治積極不干預,可能客觀上迎合了「闊佬懶理」既有習慣。另外,特府高層亦在「做實事」自我迷思下,不止不會認為這種「捉字蚤政治學」有價值,簡直對此嗤之以鼻!而廣大公務員本身就是「闊佬懶理教育」下產物,更無動機、意識去做。

 

「闊佬懶理」 欠動機配合

 

問題是,非暴力革命的政治實踐,最核心最基本的武器子彈,就是文字!你嗤之以鼻,我視之如寶!從此以後,從媒體到政團,反對派就天天打文字官司遊戲!一言興邦或喪邦,魔鬼在細節中,這些道理稍有政治和歷史常識的人都懂得。目前問題是:如何讓港人從固有習慣了的政治類用語「求其是但」,安然地接受「揸正來做」嚴謹準確的新規範?

 

2018年4月26日 (都市日報 P21)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