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惹火的一校一社工政策

  惹火的一校一社工政策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財政預算案提出在小學設立一校一社工,非但未能贏得預期的掌聲,卻引來社福機構、團體和教育團體爭相質疑,這恐怕是自預算案「派糖」措施被罵之後,又一樁政府始料不及的賠了買賣也賺不了喝采的政策事故。

 

任何公共政策都是為了解決某個社會問題,那麼一校一社工政策到底為了解決甚麼問題呢?教育界其實倡議這個政策許多年了,事緣在香港的基礎教育階段,從來是重應試教育、輕成長教育,造成對學習及成長後進的同學,其實沒有足夠專業的跟進,老師可處理一些較為日常化的輔導工作,但無論是師資培訓,還是學校日常工作,老師主力還是放在教學,所以業界一直呼籲引進社工,來彌補學生輔導工作的不足。現時中學基本上落實「一校一社工」,但小學主要是設立具輔導專業訓練資格的輔導老師(SGT)和輔導人員(SGP),有點類似內地以前用赤腳醫生補充專業醫生不足情況。

 

諮詢機制出遺策

 

現在教育局忽然又同意在小學設立一校一社工政策,似乎更多的是源於要回應近年被媒體揭露的三大學生問題:學童自殺、家庭暴力、學生缺課嚴重。本來是好事一樁,卻反過來又被質疑,這至少反映兩個潛在問題:

 

一是事前諮詢,算有遺策。新政府上場之前,一直強調教育撥款與業界各團體保持緊密諮詢溝通,確保得到業界共識之下用得其所。但這次事件,顯然就是這事前溝通機制出了問題,要麼沒有討論過這建議,要麼討論了但忽視了箇中引起的反彈,畢竟教育界未必能考慮到社工界的關注點。

 

二是又再陷入專業問題和飯碗問題的進退兩難。落實一校一社工,固然觸碰到原有的輔導老師(SGP)如何安置的問題 (生源在減少,不易完全回到教學崗位)。政府聲稱「長遠」可達一校一社工一輔導老師,等於同意再進一步增加有關經常性支出。但現在又面臨如何安置學校輔導人員(SGT)了!是不是進一步延展為一校一社工一輔導老師加若干輔導人員」?多些專業輔導是好,但這顯然不是出於對專業輔導人員需求計算的考慮,何以這些問題做好事前的政策評估,卻要財政司司長公布預算案之後,才且戰且退呢?

 

2018年4月13日 (都市日報 P28)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