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觀課之後,豈能無功課!

  觀課之後,豈能無功課!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上一期本欄提到觀課的「初心」,即觀課的本來目的,就是從旁觀但專業的角度,檢視上課的學與教成效。觀課文化在香港教育界已經蔚然成風,但筆者還是要指出一點,觀課雖然受到廣泛重視,但觀課之後的功課,卻往往沒有得到與觀課同等重視的程度。試問如果觀課之後,不接着檢視該課堂之後的學生功課,僅憑上課的情況,如何足以了解該課堂的學與教成效?尤其是如何得以了解學生對該課堂學習的掌握程度?

  

倒不是說香港的學校沒有功課檢查,當然也是有的,每個學期、學年,每個學科的科組主任(Subject Panel Head)都會例行功課檢查,主要是檢查科組內各位任教老師是否依足科組的要求來安排學生功課習作、老師批改功課的質量如何、老師派發批改後功課是否高效率,以及老師是否要求學生修正功課中的失誤錯漏等等。這些都是學校常規的教學工作內容,正常學校都不會沒有的。但本文的重點,並不是指這種功課檢查,而是提出一個觀點,就是觀課之後,應該進行與該課堂相關的功課檢查。筆者敢肯定,幾乎沒有學校會這樣做,幾乎所有學校都是把觀課和功課檢查看作兩個毫不相干的工作項目。

  

為什麼筆者認為必須進行觀課後的功課檢查呢?這是因為如果僅從觀課來了解學生的學習掌握程度,也就是學習效能,至少存在以下兩個不足之處:

  

第一,無法得知課堂中比較沉默的同學的學習效能。如上期文章所言,現在的教學非常講究打破「板書和講書chalk and talk」,重視設計不同的互動教學來鼓勵學生在課堂上多討論、多表達,從而活躍課堂氣氛,增加學習趣味性,提升學生對所學知識的「擁有感」。但是,總有同學的性情是相對沉靜少語的,而且一班幾十個同學,互動教學的形式設計得再怎麼豐富多元,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不可能所有同學都獲得同等的表達機會。就算老師用提問的方式讓寡言的同學有機會回答老師的提問,同學口語回答得不太靈光,不等於同學對課堂所教的知識掌握不好。

  

口語清晰不等於下筆流暢

  

與此同時,在課堂上非常活躍、表達得頭頭是道的同學,是不是就一定代表他們對課堂教學的知識掌握得非常好呢?不一定的!口語表達固然是一種非常重要的能力,但口語表達得清晰、流暢,不等於下筆撰寫表達就同樣清晰、流暢!說句功利的話,除了中英文口語訓練之外,其他所有學科都是用筆來表達,而不是用口語!口語和書寫表達同樣高水平的同學,不是沒有,但這些同學往往本身就是高水平的。中等水平的同學,或者說大多數同學,可能都是要麼口語表達比較好,要麼下筆書寫比較好。因此,如果不在觀課之後跟進功課檢查,就難以單憑上課情況來準確了解不同性情同學的不同學習效能。善辯的可能拙於動筆,下筆流暢的可能木訥少言!僅靠觀課,可能誤以為前者學習效能很高,誤以為後者學習效能不高。

  

第二,僅憑觀課,不作功課檢查,也不足以了解同學對課堂教學的知識點的全面掌握程度。什麼意思呢?一節課四十五分鐘,香港通常連續上兩節課,也就是一小時二十分鐘,那麼無論哪個學科,兩節課的教學量都有相當分量。但在課堂上進行的互動教學,一般都是分組進行,不同組別的同學分別負責研討探究兩個教學課節的整個教學內容中的其中一小部分而已,很少涵蓋全部。

  

舉個例子,比方說數學科教三角函數運算,就算學生基礎很好,可以一次性把sin、cos、tan、cot、sec和csc全部教完,學生分組研習,一般也只能分六組,每組負責一類函數,不可能每組同時負責全部六類函數。那麼好了,沒有之後的功課檢查,又如何知道負責sin正弦函數的組別的同學們,也能掌握其他幾個函數的定義與運算?還是要看之後的功課情況,才能了解所有組別的同學對整個知識點的掌握情況!

 

2018年11月2日 (大公報)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