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中美戰略性競爭 最恐怖情景

  中美戰略性競爭 最恐怖情景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中美貿易談判臨門一腳,忽然拉倒,全球股市應聲下滑。特朗普更先後宣布對剩餘的中國出口美國2000億美元和 3250億美元課以25%的關稅。另外,美國更對華為企業採取了近乎驅逐出美國市場的強硬行動,同時又在商務部工業 安全管制局BIS出口管制企業名冊上,進一步把更多的中國企業和科研機構列入其中,甚至對中國赴美留學生採取非 常嚴厲的拒錄取、拒簽證的措施。至於台灣、南海問題,甚至香港問題(例如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的強硬宣示 ),更是美國向中國施壓的例牌範疇。難怪有西方學者提出,不要再用「貿易戰」來形容中美競爭,兩國的戰略性 競爭已經超越了貿易而變成全方位進行。

 

提出防範各種風險

 

先說就業,如果外資真的恐慌性撤離,數以千萬計在外資企業工作的人員就業乃至他們正在供按揭的房子,以及由 此產生的金融連帶影響,就非常值得關注。中方高層對此有清醒的認識,1月中召開的安全風險會議,明確提出防範 各種風險,其中以金融安全最為重要。5月中,國務院領導明確提出要「保就業」,也是點題之說。

 

再說金融,關稅貿易戰的方式算是比較簡單粗暴,但若果美國發動貨幣金融戰,將完全是另一個層次了。如果人民 幣開放程度、國際化程度不足,遭受貨幣滙率衝擊的風險固然較低,但作為替代美元的國際結算貨幣的作用就不足 了,尤其在貿易戰未見緩和,以及美元外滙儲備增量不樂觀的情況下,這個作用尤為重要;但如果真的取消所有外 滙流動和兌換的規管,風險不言而喻,這裏是一個兩難。美國還有一個更為粗暴無禮的做法,像對待伊朗、朝鮮一 樣對待中國,停止中國所有對外貿易和資本流動的國際清算業務,別以為不可能,一年半前人們也認為貿易戰不可能。

 

嚴格來說,美國目前雖然來勢洶洶,但也不是直接打擊在中國的政治和領土上,中國如果承受得起失業、金融和各 行業技術化程度倒退所帶來的衝擊,那麼這一波的非政治性打擊就能熬過去。問題是,如果特朗普或者接任人在保 留經濟打擊和技術封鎖的前提下,再啟動顏色革命之類目前特朗普不屑的政治作戰行動呢?當年美國可以為波蘭團 結工會運送印刷傳單的工具,今天為何不能傳送翻破網監技術呢﹖把經濟衝擊所引起的社會問題,導向為政治壓力 ,才是最為恐怖的情境!

 

2019年6月7日 (信報)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