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鄧飛 > 普粵皆母語 何必相對立!

  普粵皆母語 何必相對立!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普通話和粵語相互對立,這完全是一個偽命題,無論從學術和教育的角度,還是從政治現實的角度!

 

一方面,反對派政客們固然借助挑起普粵對立來煽動起恐懼內地的社會情緒,從而累積政治資本,而另一方面,有些提供「專業」意見的一些學者,則也無視香港教學語言的獨特發展歷程,屢屢給香港社會一個印象,就是要粗暴地抹去粵語的地位,至少在客觀上配合了反對派政客們這種挑動普粵對立的政治陽謀,既無益於教育事業的發展、學生語文學習動機的提升,更反過來助長了反對派挑動矛盾對立所能達到的社會效應,完全無益於人心回歸!

 

筆者的邏輯很簡單,當有大量觀點不假思索、近乎條件反射地認為某兩件事是相互對立矛盾之時,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都應該警惕和深入思考:這兩件事真的是彼此水火不容,真的是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

 

套用到這個香港政壇每過一段時間就像發羊癇瘋似的普粵對立爭拗上,為什麼就沒有人想想,普通話和粵語真的不能同為母語嗎?所謂的「母語」(Mother Language),真的只能有一種,而不能相互兼容嗎?

 

第一,粵語和普通話,首先不是兩種各自獨立存在的語言,而是兩種同樣立足於漢語文字的語音!

 

語言包含文字和語音,但語音不等於語言本身(除了一些只有語音而沒有文字的相對原始的語言之外)。儘管眾所周知粵語,或者準確講廣府話,有許多口語詞彙,而香港的報紙媒體又普遍將這些口語詞彙用形聲字的原理來隨意造字。但其實不少語言學家已經考證過,這些今天普遍使用的粵語口語詞彙,機會絕大部份都能在文言文古漢語中找到本來的漢語文字寫法,只不過今天這些漢字大多數已經不會出現在書面語,變成冷僻字而已。

 

另外,粵語與普通話和書面語雖然存在許多不同的語法結構和句法,但沒有人會因此而否定粵語本身也是漢語這種語言的組成部份,何況這些粵語的獨特語法和句法同樣也具有古漢語的特徵。

 

一言以蔽之,粵語和普通話是同屬漢語言的兩種語音,而絕對不是兩種獨立的語言!

 

第二,所謂「母語」這種說法,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論及教學語言的文獻,母語Mother Tongue or Mother Language,雖然廣泛使用,但往往指的是不同的情況,而不是指單一的意思。「在文件表述上保留使用『母語』這個說法,但值得注意的是,『母語』這個詞彙的使用,往往無法區別一種語言(Language)所包含的所有變化版本,從內陸偏遠地區使用的版本,到城市化的標準使用版本。一個孩子在其最早使用的第一手母語學習經驗,不必然等同於以後正式學校學習到的所謂『母語』版本。

 

It (Mother Tongue) is retained in this document for that reason, although it is to be noted that the use of the term‘mother tongue’often fails to discriminate between all the variants of a language used by a native speaker, ranging from hinterland varieties to urban-based standard languages used as school mother tongue. A childs earliest first-hand experiences in native speech do not necessarily correspond to the formal school version of the so-called mother tongue. 同時,「母語」也可能指具有文化象徵意義的語言。the term has taken on more of a culturally symbolic definition.

 

由此可見,所謂「母語Mother Tongue / Language」,並不意味著只有一種單一的語音,並不意味著不能包括在同屬一種語言下的不同語音、語法變體。

 

第三,根據上述第一和第二,筆者強烈認為,為什麼香港的「母語教育」,不能同時包含粵語和普通話兩種漢語言的語音呢?即使香港在使用粵語來進行中國語文科和中國歷史科教學時,說的是粵語,但讀的和寫的依然是與普通話無甚差異的漢語書面語。為什麼一定要把「母語」狹隘地定義為要麼只指粵語(反對派政客藉此挑動社會矛盾),要麼只指普通話(某些內地學者的所謂權威定義)。

 

誠然,香港大部份市民從小長大都是以粵語為主,但也有上百萬的香港人其實是在家說福建閩南語、閩北語(福州話)的,如果落入反對派政客的說法,把「母語」僅僅局限在粵語,其實不僅無視書面語的存在,也無視閩語、客家語和潮汕語等同樣也是許許多多香港人從小到大在家裡學習和經常使用的「母語」。

勿用狹隘眼光看「母語」

 

同樣道理,如果像某些內地學者那樣粗暴地把粵語排除在「母語」之外,非要把「母語」限定在只有普通話,那麼至少包括以下弊端:

 

首先是在語言學上就不能自圓其說,如上面第二點所說,即使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沒有這樣來定義母語的,該組織一般把這種帶有全國性的,能夠成為文化象徵而區別於其他國家的語言,定義為「國家語言National Language」、「官方語言Official Language」,雖然同時也可以是母語的一個組成部份,但絕對沒有把官方語言、國家語言視作唯一的「母語」而粗暴地把從小到大學習和使用的語言摒除出去的。

 

這種「母語 = 國語」、「母語 = 官話」的過度簡化之思維,不僅把粵語排除掉,等於把閩語、客家語等所有的方言一併掃除,同時也完全混淆了語言和語音之間的差別。

 

另外,這種「母語非方言」的做法,也缺乏與「一國兩制」相符的寬容和多元精神。「一國兩制」講究的是在認同一國的前提下,尊重差異的存在;在尊重差異的現實下,增加對「一國」的認同。把粵語和普通話對立起來,正中反對派政客之下懷,人家搞得就是把差異變成對立,以對立阻撓認同,現在居然在客觀上配合他們,這是何等的不智!

 

既然普通話和粵語,乃至中國各地方言,都是同屬漢語言之下的不同語音和語言變體,那麼本來就是在一個大家庭之下,何以罷黜百言而獨留一語?

 

為什麼在定義「母語」和「母語教學」時,就不能抱持一種寬容、融合的取態?為什麼我們的母語不能同時包含粵語和普通話呢?或者說同時包含從小學習和常用的方言和普通話呢?這樣既符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權威但更為寬容的定義,也符合香港的社會實際情況。在香港,最恰當的「母語教學」,應該是同時包括粵語和普通話。香港家長和廣大市民也不是蠻不講理的,完全可以把道理說清楚:

 

在尊重所有包括粵語在內的地方語言前提下,讓香港學生學好普通話,有利於與大中華地區所有中國人乃至全球華人相互溝通,從而提升自身競爭力,為個人事業發展贏得更多的機會。

 

標註:

 

1, UNESCO. 2003. Education in a Multilingual World. Paris, UNESCO.(UNESCO Education Position Paper.), P15.

 

2,UNESCO. 2008. MOTHER TONGUE MATTERS:LOCAL LANGUAGE AS A KEY TO EFFECTIVE LEARNING, UNESCO, P6.

 

2018年5月4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