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移除危害國安讀物才能「開卷有益」

  移除危害國安讀物才能「開卷有益」

中學校長鄧飛

 

近日,康文署轄下公共圖書館正就《香港國安法》覆檢多本涉及政治的書籍,包括《香港城邦論》作者陳雲的六本著作,以及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的著作,全不可外借。教育局回應查詢指,無論有《香港國安法》與否,學校提供給學生的閱讀材料均不應涉及任何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閱讀材料不論圖書館內外,均應配合課程,學校因應學生的學習需要定時覆檢圖書,確保內容合適和具質素。

 

書籍是青少年在求學時期廣泛接觸的一種媒介資訊,它對青少年價值觀和道德行為的形成至關重要。影響源理論認為,幼小兒童的主要道德影響源是自我利益,稍大後轉為父母和同伴群體,到了青春期時期,教育者和傳媒成為最主要的影響源,因此,書籍的內容和傳達的資訊對他們影響深遠。而一些宣揚「港獨」、「攬炒」及「黑暴」的書籍只會煽動仇恨及傳播分裂國家的思想,令不諳世事的學生被蠱惑,淪為暴力亂港的「炮灰」。

 

根據《香港國安法》第二十條,任何人組織、策划、實施或者參與實施以下旨在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行為之一的,不論是否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脅,即屬犯罪;任何人煽動、協助、教唆、以金錢或者其他財物資助他人實施本法第二十條規定的犯罪的,即屬犯罪。 公共圖書館作為政府部門,應該維護法紀,認真審視上架書籍,將鼓吹違法和暴力、煽動仇恨及散播分裂國家思想的書籍清除;而學校作為教育場所,應當致力配合特區政府,建立健全的、與「一國兩制」相適應的教育體系,定時覆檢圖書,確保圖書內容能正向教導學生國家安全意識,培養合格國民,厚植家國情懷。

 

作家高平曾說:「不要相信『開卷有益』,要有益才開卷。」開卷是否有益,需要視乎內容。每個人一生的時間有限,不可缺少的知識需要也有範圍,所以一方面必須讀書,同時也必須有選擇地讀書,只選豐富思想,提高修養,美化心靈,啟迪智慧的好書,不讀篡改歷史,觀點錯誤,邏輯混亂,顛倒黑白的壞書。壞書令人誤入歧途,甚至墜入犯罪深淵,雖然基於校本管理的原則,學校無需提交圖書館藏書目錄予敎育局審評,但學校需要在選取學與教資源方面擔當把關的角色,移除涉危害國家安全的書籍,並重新選材。公共圖書館也需要以保障公眾利益為依歸,甄別、覆檢戕害青少年心靈的讀物,携手扶正祛邪,斬斷伸向青少年的「黑手」。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