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持續危害國安不符法不溯往 混淆法律政治偏離教育宗旨

  持續危害國安不符法不溯往 混淆法律政治偏離教育宗旨

近日,康文署轄下公共圖書館正就《香港國安法》覆檢多本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書籍,包括《香港城邦論》作者陳雲的著作,以及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的著作,將有可能下架。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質疑,這些書籍都不是近期出版,有些更早於2013年出版,如何能夠違反七年後的法律呢?他聲稱,《基本法》第27條確保「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圖書館貿然將某些政治人物或政治議題書籍下架不但室礙知識及文化的傳播,亦為本港出版及文化界帶來不必要的寒蟬效應。
 


葉建源還聲稱,香港教育界一直期望不要讓校園受到政治力量影響,讓師生可以安心教學,《香港國安法》的出現令香港情勢急轉直下,對教育界會帶來什麼影響仍難以評估云云。



葉建源認為涉危害國家安全的書籍是在《香港國安法》訂立之前出版的,按照法例「不溯及既往」的原則,不應該被覆檢,甚至下架。的確,《香港國安法》第三十九條明確規定:「本法施行以後的行為,適用本法定罪處罰。」換言之,就是法不溯及既往。也就是說,《香港國安法》不是秋後算賬,不會用今天通過的法律懲治過去發生的行為,這種安排實際上是給予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的人士一個洗心革面、重歸社會的機會與空間。雖然,這些書籍是在法例訂立前出版,而令作者免受刑責,但是,如果書籍繼續擺放在圖書館,就會產生「持續影響」,尤其是對青少年心靈和價值觀的持續影響,因為這些書籍充斥著鼓吹違法暴力、煽動仇恨及散播分裂國家思想的內容。繼續擺放以上內容的書籍,也可視該書籍作者具有危害國家安全的「持續行為」,一旦作者有危害國家安全的「持續行為」,就不符法不溯及既往原則,就有可能面臨刑責。



《香港國安法》第五條明確規定:「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應當堅持法治原則。」任何刑事法律的功能不僅僅是懲治犯罪,更重要的是預防犯罪。內容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書籍看似無尖刀利刃,但其蠱惑人心,誘人犯罪的毒害並不亞於打砸燒。書中鼓吹違法、追捧暴力等內容極易令人誤入歧途,甚至墜入犯罪深淵。覆檢甚至下架涉危害國家安全書籍,是為了預防和制止危害國家安全的思想和行為影響更多人。



雖然,《基本法》第27條明確規定:「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但是,覆檢的書籍內容本身涉及危害國家安全,屬於違法讀物,已經超出言論和出版自由的邊界。葉建源用「言論出版自由」為危害國家安全的書刊做辯護,在出版和文化界製造恐慌,加上之前對待「港獨」這個大是大非問題「既不支持,也不反對」的「棄權式」表態,其叵測居心和不軌企圖昭然若揭。

中央政府之前已說,《香港國安法》針對的是極少數危害國安全的行為和人,保障的是廣大香港市民的合法權益,立法絕對無損港人在《基本法》和香港法律保障下的各項自由和權利。由此可見,訂立《香港國安法》純粹是從法律角度出發,但葉建源卻聲言法例的出現「令香港情勢急轉直下」、「對教育界會帶來什麼影響仍難以評估」。《香港國安法》旨在讓香港絕境重生,變亂為治,試問又如何令「香港情勢急轉直下」、「對教育界帶來難以評估的影響」呢?可見他完全是從政治角度,以政治「有色眼鏡」審視法例。



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同時也是教育專業團體的代表,葉建源不但沒有恪守理性客觀的教育專業原則,將政治歸政治,法律歸法律,而是將法律政治化,偏離教育專業宗旨,而且觀乎其近年言行,對部分教師鼓吹違法、煽動仇恨的言論置若罔聞,對學生校內宣揚「港獨」思想的行為視若無睹,為校園泛政治化推波助瀾,實為校園政治化的真兇,說什麼「不要讓校園受到政治力量影響」,根本就是惺惺作態,賊喊捉賊之舉。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