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資訊正面比資訊自由更重要

  資訊正面比資訊自由更重要

早前,康文署轄下公共圖書館就《香港國安法》覆檢多本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書籍。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質疑公共圖書館的做法是「政治審查」,更指摘館方違背《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公共圖書館宣言》(Unesco Public Library Manifesto)中「館藏及服務不能屈從任何意識型態、政治或宗教審查,亦應抗拒商業壓力」的宗旨,聲稱覆檢書籍的做法是剝奪讀者的選擇權,令香港公共圖書館會逐漸淪為單一信念或觀點灌輸的場所,喪失其原有的知識及文化傳播功能云云。
 


葉建源引用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公共圖書館宣言》中「館藏及服務不能屈從任何意識型態、政治或宗教審查,亦應抗拒商業壓力」的宗旨,認為不能「政治審查」圖書館內的書籍,意圖為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書籍辯護。其實,他只是選擇性引用《公共圖書館宣言》中有關公共圖書館「知識及資訊自由」宗旨為違法書籍辯護。因為《公共圖書館宣言》中除了「公共圖書館知識及資訊自由」的宗旨外,還有「公共圖書館的任務」與「資助、法規與網絡」的規定。



《宣言》中「公共圖書館的任務」一項寫明:「信息、掃盲、教育和文化方面的主要任務應當成為公共圖書館服務的核心內容。」而「資助、法規與網絡」一項寫明:「開辦和管理公共圖書館是國家及地方當局的責任,必須有具體的法規,並得到國家和地方政府的資助。它必須成為文化、信息、掃盲與教育的長期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從這兩項規定可以看出,公共圖書館服務的核心內容之一是承擔教育任務,而其本身又是國家和地方政府「教育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既然公共圖書館與教育息息相關,又有具體的法規,那公共圖書館裡就不能擺放或收藏鼓吹違法和暴力、煽動仇恨以及散播分裂國家思想的書籍。因此,公共圖書館須定時定期覆檢圖書,確保書籍內容正向教導市民,承擔教育公眾的任務,發揮教育戰略功能。



其實,世界各國的公共圖書館甄別館藏,覆檢圖書的做法司空見慣,連以自由民主見稱的美國也概莫能外。美國波士頓公共圖書館、美國皇后區公共圖書館、美國西雅圖公共圖書館及奧克蘭公共圖書館等在制訂館藏政策時,常將圖書館的倫理準則列入以闡釋圖書館持守資訊自由之天職,再明列該館處理爭議性館藏的原則,例如淫穢、宣傳恨意或煽動性的資料、書籍及商品訊息等,均明文規定屬於不列入館藏的主題,再詳盡說明不列入的原因,供公眾依循。



公共圖書館不僅要恪守知識和資訊自由的宗旨,還要承擔正向教育市民的任務,為國家和政府發揮教育戰略功能,這才是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公共圖書館宣言》中對「公共圖書館」的完整定位。葉建源選擇性引用《宣言》內容,誤導公眾,令其偏聽偏信,其目的不言自明。

 

2020年7月14日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